自信

自信

文| 洞庭 招聘官问:怎么称呼你? 年轻人答:我叫高人。 招聘官问:家住哪里? 年轻人答:北京。 招聘官问:北京哪里? 年轻人答:北京201环。 招聘官问:北京201环在哪里? 年轻人答:北京发展太快,按北京市城市未来高速发展,我家应在201环,现属湖南洞庭

低吟燕雀之百年国度

低吟燕雀之百年国度

我叫白孟,是一国之君。等过了今年除夕,我就三十九岁了。 现在的我,站在燕雀台上,俯视着这片本不该属于我的山河。看着眼前一派繁华的帝都,我心中感慨万分。此时,钟鼓楼的钟声突然响起,钟声浩浩荡荡,融进了飘逸在空气中的青烟里,滑过我的发髻,打断了

夏末秋初,结束的两场幸福

夏末秋初,结束的两场幸福

你好,我叫斯南。 2008年的10月,在何冬的演唱会上,祁寒又见到了斯南。如果不是他左手臂上刺着的寒字提醒着她,兴许她是认不出他的。 我早料到你会来的。斯南盯着舞台上正在歌唱的男子说道。男子很深情的演唱着祁寒喜欢的歌曲,也许喜欢的不止是歌吧。 你怎

我叫不正常

我叫不正常

A总天天很忙,尤其一到晚上那是十天有八天在外应酬,家里的爱人几乎天天等他到半夜。 A总刚上任时还没怎么忙,那时他爱人每到快下班时就给他打电话;亲爱的,今天晚上正常回家吃饭不? 那时A总应酬还没那么多,有时说;正常回家吃饭。爱人就做好饭等他回来一

阿Q的征婚启示

阿Q的征婚启示

我叫阿q,是未庄的名人。现在他们都改口叫q哥,或者q大爷,再也没人敢叫我阿q甚至阿贵了。几个月前,那个倚老卖老的赵太爷,坐着那刚买来的奔驰轿车,带上一份厚礼,亲自到土谷祠拜访我,说了一大通道歉和恭维的话。念他真心谢罪,旧隙也就冰释了。妈妈的,

阿牛哥的约会记

阿牛哥的约会记

大家好,我叫阿牛,你们也可以叫我牛牛哥。其时我外貌长得还可以,只是大家不善于发现。不知怎地,最近一阵子老想谈恋爱。每当走在大街上,只要看见长得比我还更难看的男生都有女朋友跟着,出于习惯,我都会怒视着他们。以致于很多情侣从我旁边走过时都低着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