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祝福

最后的祝福

文万文昌 我从噩梦中醒来。残阳如火如血。大地龟裂。我已忘了自己,忘记了这之前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我孤独。我害怕。仿若整个世界除了我,不再有生命。我奔跑,我寻找。可所到之处不再有人,不再有树,鸟兽绝迹,满地都是黄色的沙砾,偶有灌木丛也枯萎了。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我从一所省级的医院跌跌撞地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 妻子已于半年前外出打工了,手机短信成为我们联络感情的重要渠道。 我掏出手机,正要写信,却收到了妻子的短信:老公,他今天又说爱我。 我忽然问不想把情况告诉妻子,便发了一个字回复:哦。 第二天下午,我

极品跳槽

极品跳槽

深夜,一阵刺耳的短信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以为单位有什么急事,连忙打开一看,快速办理证件,各种证件应有尽有,详情请回电被惊扰的我顿时火冒三丈,拿起手机回拨过去,准备大骂一通。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接通了,一把甜美的女声传了过来:您好!这里是办证中心。我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