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花与栽刺(小小说)

栽花与栽刺(小小说)

栽花与栽刺 □郑玉超 前不久,应朋友之邀,我参加了一场新书发布会。发布会是专门为一位老者组织的,他是一名乡村小学的退休老师,还当过小学的校长。老人已年逾八旬,这么多年勤勤勉勉,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写的是上世纪初的烽火岁月。 主持人请参加发布会的来宾谈

老师,祝你平安

老师,祝你平安

她给孩子们上完最后一堂课,对他们说: 同学们,明天我要离开你们了,回城里结婚。我会回来,也许回不来。同学们,祝大家身体健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她以为起个大早,悄无声息地走,孩子们就不会看见她离去。 没想到,火车站台下,孩子们列着队站立晨熹

很爱很爱你

很爱很爱你

高三的时候,别人还忙得昏天黑地,我父母就早早地替我办好了出国手续,只等我领到毕业证就go to美利坚了。我们班上有个人称大P的男生特能说,一般播音时间是早自习体育快递,课间插播时政要闻,午间休息评书连播,晚自习Classical Music,可每次考试他总有本

宝贝纽扣

宝贝纽扣

小朵是和我在一起六年的朋友。从十二岁到十八岁,我们在一起总是做很伟大的事情:长大,恋爱,还有一些关于何时结婚生几个孩子的计划。比起那些来,收集纽扣怎么也不能算是一件大的事情。 小朵和我一直喜欢纽扣,要有彩虹的颜色,薄薄的那种。 我有一个样子

牵手!太阳岛 外篇

牵手!太阳岛 外篇

对于一个生在21世纪90年代的我们来说,生活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因为随着社会经济不断的提高,对于物质的享受已经完全脱离了以往的旧社会,而如今人们追求的则是更高等级的精神享受。 我生活在一个条件还算不错的家庭,虽然没有李嘉诚那么夸张富有,也没

爱到最后才发现,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爱到最后才发现,一切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很多时候,我想忘了你,却发现你在我心里占据着太重要的位置,很多时候,我想对你说,爱你我真的累了,但我知道你不会在意。很多时候,我想放弃爱你,却又无法割舍对你的情感。 爱上一个不爱我的你,我开心过,伤心过,失落过,甚至绝望过。只因望不掉你那美

我还是非常34;爱34;你

我还是非常34;爱34;你

我和妻子玛拉丝最近庆祝了我们的锡婚。没错,我们步入婚姻的殿堂已足足有十年的光阴,距离我们在亲朋好友面前,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想着“这是谁?”这一场景,已经足足有十个年头了。

我,生日快乐!

我,生日快乐!

我,生日快乐!:今天,我的床边多了几个箱子,妈妈告诉…… 昨天,大姨,小姨,姑姑,姑妈,舅舅和表妹表姐他(她)们来到了我的家,然后,各回各的房间,各睡各的觉。 今天,他(她)们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