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1)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1)

一 淋沥的细雨从黑沉沉的空中飘落下来,虽说时令已近小满,接连两天的雨使得淮北山区犹如三月份天气,山风挟着雨丝吹落到身上,冰凉刺骨。刘天民缩了缩脖子,将手中的驳壳枪插回腰间,臥在洞口。他抬头望了眼天空,目光落在数丈外的一棵松树上。经过连日激战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2)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2)

张连长当着部下的面被夺去武器,正感到羞愧难当,见李团长还他手枪,又帮他打圆场,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恐惧,慌忙接过手枪,放回枪套,说道:李长官不愧是识枪的行家,说的一点不错。李团长左手掐腰,右手扬了扬:张连长过奖了。随之神色一变,郑重地说:现下国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3)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3)

三 刘天民想到栓子等人在国军围剿下,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却又为国军落到这等地步,因得武器之喜转化成忧虑,低声嘀咕道:这事有些划不来。秦川见他目光凝滞,多时不语,正想引他说话,见他开口,说:什么划不来?任务是当秦川的面接下的,刘天民不想让他以为自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4)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4)

四 刘天民又将目光望向那棵松树,他所以对松树这么关注,是因为他父母被地主恶霸吊死在松树上,那时他被绑在树下,看着父母活生生地从挣扎到死,眼中喷出的怒火恨不得将杀害父母的恶人焚烧,可那时自己的命尚在人手,又何谈除掉仇人。当地主想斩草除根,杀刘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5)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5)

五 刘天民下到山腰,静等手榴弹炸响,那知等了一会却没有动静,一抬头,见栓子正身影晃动着向上爬,寻思:难道引绳出了问题?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按说刘天民打了多年游击,无日不在危险中度过,即使手榴弹炸不响,也不该这样紧张。刘天民目不转晴地望着栓子,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6)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6)

六 众庄汉愣了愣,忽啦一下挡在廊檐前,谁也不再去管秦川。区长张目瞧向来人,见他们头戴竹笠,身穿蓑衣,人人手持长枪,以为是前来打劫的土匪,唬了一跳,颤声说:我可是国民政府的区长,你们想干什么!来人不由分说地先将众庄汉驱赶到一边,跟着有两人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