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罗飞/一声叹息

【小小说】罗飞/一声叹息

【小小说】罗飞/一声叹息 这是一桩旧事。 那年冬天,母亲最终还是没熬过,走了。临走她也没见到二儿媳的面。尽管在这四个多月里,她不下十次和二儿子要求:让你媳妇来,让她来见我。母亲每拧他一次,他的心,就会叹息一回。他能看得出来,老妈对自己媳妇的怨

小说,无名二

小说,无名二

他回到家还在叹息,到嘴德兔肉跑勒,边叹息边熟练德打开电脑,开始查看网页里要审核德文章,津津有味德开始看着新写的文章,这就是他的现在的工作了,在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小网站当编辑.其实,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向更好的地方发展,但是、他认为这种日子不错,因为

上帝的叹息

上帝的叹息

传说,上帝创造万物之时,虎是万兽之王,连狮子也不及它,而牛,上帝则把它列入了老虎的食物单中。 不知过了多少年,上帝来到了非洲大草原。在那儿,成群的狮子正在围捕着几只斑马,费尽力气之后,才以死伤两只雌狮的代价,换来了一只斑马。上帝不由地笑了笑

冬天,一声叹息的伤感

冬天,一声叹息的伤感

命运 冬天的荒凉,已渗入季节的骨髓 你心里熄灭了宿命的桃花 纸上的家园,也被一场雨水荒废 漂失了那么多美好的日子 我们从未想过,顺手就能捞起 乌鸦的预言,总是和黑暗有关 我们是反复走丢自己的孩子 苦苦寻找命运的缺口,为了抵达 叶子覆盖的泥土和根 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