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风】画落梅溪河

【散文风】画落梅溪河

梅溪河通水啦!同事盯着电脑屏大叫。 是吗?太好了!我淡淡的回答,但是思绪却飘向远方,脑海涌现的是一副美丽的画卷: 梅溪河潺潺流水碧波荡漾,河畔两边绿树红花,花丛中是蓝砖青瓦的长廊,长长的石板路弯弯曲曲的伸向远方。 河畔的右边,是直通水面的石阶

战乱年代,最爱林觉民

战乱年代,最爱林觉民

我的同事赵庆华,有点没文化。口头禅是:你很鸡婆。 这天中午,一群大龄女无所事事,讨论起谁是你最中意的男人,睡不着的赵庆华拖着墩布,来来回回走过收款台:裴沛,你最喜欢哪一型? 林觉民。 谁? 写《与妻书》的林觉民。 什么?一起输?呃,噎

夫妻之间的相濡以沫

夫妻之间的相濡以沫

那天,我和同事去北京出差。汽车路过杨村和廊坊交界的旧街路段时,我感觉开在前边的车辆速度慢了下来。 这一段路路况不太好,是不是出了交通事故了。事实很快就否定了我的这个疑问,因为车队的速度慢是慢了点,但是在匀速前进。车行了约5分钟后,前边的车呈

时间偷喝的

时间偷喝的

那段日子常加班,完工后,有时同事们会去喝一杯,再趁着月色回家。过马路时,拐弯处有车灯,极凶险地扑面,他伸手将她一挡:“当心。”声调微醺。她转头一瞥,幽暗里,他的眼睛这么亮,令人惊奇,呼吸间带酒香,像看不见的舌尖,轻轻撩拨她。 她没法不留意他

手机里有个海洋

手机里有个海洋

临上飞机时,我匆匆拨通一个同事的电话,有件事忘记交代了。 忽然舒伯特的小夜曲从那端响起。怪哉,现在已开始流行用古典音乐做彩铃了吗? 这熟悉的彩铃声像潮水一样,带着模糊不清的回忆,刹那间席卷了我心中的沙滩。 手机里有个海洋,有个男孩子如是说。

情人节的玫瑰

情人节的玫瑰

那天是情人节,他刚刚下班,和公司的同事从电梯里鱼贯而出。大概是因为情人节的缘故,公司里很多年轻人都成双成对地相约在公司门口,而公司门口恰好有一个小女孩在贩卖玫瑰。火红的玫瑰一时间成了青年男人的抢手货,眼看就要销售一空了。公司里的小王从他背

谢谢你有了外遇

谢谢你有了外遇

公司里的一位男同事,人到中年了,很有几分中年男人的特有的那种魅力。他的职位较高,公司配有专车,自然年薪也是不菲的。这样的男人,很受年轻女孩青睐,一来二去的,他就外遇了,女方是客户公司的,很是年轻妩媚。 那一段时间,他很是春风得意,行事也不是很隐秘,估计

白吃的法宝

白吃的法宝

中午下班后,我正要去单位食堂吃饭,同事小翟拦住我,笑嘻嘻地说要请我吃海鲜。我心说吝啬鬼小翟发啥财了,要不怎么会请客呢。 出了我们单位门口,西行不到200米,来到一家海鲜馆子。进去找了个亮堂的位子,小翟叫来服务员,叽里呱啦一口气点了好几份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