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 赵超群║矿长和他的妻子

【微小说】 赵超群║矿长和他的妻子

赵超群,笔名:赵群。 矿长和他的妻子 夜班九点,矿长金大光在井下信号室惊异地接到一个电话:窑估佬,你不要家了,孩子总要吧?! 乱弹琴!既不说清楚,也不听我解释就摔话筒了,难道孩子会有什么意外? 他不敢往下多想,脑子里只蹦出一个强烈的念头:今天是全矿向国庆

春天来了,爱情走了

春天来了,爱情走了

她是他的情人。她爱了他5年,执著而痴迷。 她身边的朋友来来往往,都陆续结了婚,消失在彼此的视线里。她的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但她只单单爱他,并且从来不向他要求些什么。他也很爱她,总是尽可能抽出时间来陪她,送各种各样她喜欢的衣服、首饰、香水、巧克

将军和他的勤务员

将军和他的勤务员

将军和他的勤务员 战争结束之后,将军的勤务员下连队去了,可很长时间也没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勤务员。不是找不到,是将军太挑剔,派来一个又一个的,都不如他的意,总觉着这个不如走的那个好。 将军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立过无数次战功,他的奖章就能装满两衣

他的未来我做主

他的未来我做主

他的未来我做主 赵菡带冯理想离开康复中心后,很快就进入了一家贸易公司。因表现出色,公司分给她一间公寓,她与冯理想一起住了进去。 自从为公司拉了几起大单后,她的地位就强势崛起。工作一忙,就逐渐地把家务交给冯理想打理。 冯理想喜欢做家务。洗衣做饭

牛三斤戒酒(小小说)

牛三斤戒酒(小小说)

牛三斤的名字本来叫牛贵,他的酒量大可不是吹的,一口气能喝一斤白酒,最多连喝过三斤白酒,这个记录全村老老少少都没有人能打破,所以在村里大伙儿都不叫他牛贵,都叫他牛三斤。 牛三斤是见酒走不动,村里只要有红白事,他是必到。只要牛三斤在场,酒桌上气

玫瑰刺

玫瑰刺

他的父母都是有名的园艺师,种得一手好玫瑰。他从小种花,喜欢玫瑰。大学读的是园艺专业,后来拥有全市最美丽的花店。 遇见她,是在一家叫夜来香的迪厅。她是迪厅的领舞,穿性感的衣服,眼神专注。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站起来欲走。突然一阵喧闹,一位被酒精

在绝望时多走几步路

在绝望时多走几步路

1975年,美国人蒂姆莱泽曼和他的妻子到欧洲旅行,为了享受自助旅游的自由,他们在阿姆斯特丹花了300美元买了一辆二手菲亚特汽车。开起来之后,不是打不着火,就是管子漏水,好在莱泽曼随身带了一把童子军用的刀,干什么都用它,从切面包到开罐头,当然现在又

幸福墙爱情壁

幸福墙爱情壁

千纸鹤的故事,是属于她的。爱情壁的故事,是属于他的。这面墙却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一半贴满了幸福,另一半画上了爱情。 那个女孩住在他的隔壁,仅仅隔着一道墙。女孩长着一张娃娃脸,小小的个头儿,眼睛清亮透明,有点儿像那个叫张韶涵的歌星,是他喜欢的

手掌心里的爱情

手掌心里的爱情

摊开他的掌心 我终于看清楚,那一道不肯泄露天机的感情线 原是我一生都不能去的禁区呵! 浪漫的我最爱给人看手相,朋友们都戏称我是预测爱情的小巫女。 一直都固执地认为,人的掌心是藏着玄之又玄的秘密的,所有感情的悲欢离合,都尽收在那条感情线里,闲时常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认识苏更之前,我先知道了他的名字。总觉得他应该是35岁以上,一脸沧桑,而且不苟言笑。其实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美院毕业之后,我被分到杂志社做企划,苏更就坐在我对面。我真的不敢相信,已小有名气的苏更竟然那样年轻。 苏更很活跃,其实那时我对他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