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开园瓜

(短篇小说)| 开园瓜

【三晋女书】孔月香 (短篇小说)| 开园瓜 他是一村之长,村民们却人前背后喊他老五子,没有一点儿村长的味道。其实,这种看似不伦不类、离谱离辙的喊法,蕴含的是满满当当的敬重和亲切。这地方多少年来流传下来的习俗,总是在一个人的称谓前面加上一个老字

低吟燕雀之百年国度

低吟燕雀之百年国度

我叫白孟,是一国之君。等过了今年除夕,我就三十九岁了。 现在的我,站在燕雀台上,俯视着这片本不该属于我的山河。看着眼前一派繁华的帝都,我心中感慨万分。此时,钟鼓楼的钟声突然响起,钟声浩浩荡荡,融进了飘逸在空气中的青烟里,滑过我的发髻,打断了

你是一棵长头发的树,我是一棵短头发的树

你是一棵长头发的树,我是一棵短头发的树

我问陈初:你的心像切开的蛋糕,一块给学业,一块给足球,一块给社会工作,一块给那些随时准备叫你为他们两肋插刀的朋友,给我的,还剩多少呢? 陈初简明地回答我:我的心不是蛋糕。 与陈初的恋情,始于大二的秋天,在电影院看《闻香识女人》。他们大队人马

感动天,感动地,怎么感动不了你

感动天,感动地,怎么感动不了你

我的家阳台正好在临街一面,阳台对面是一栋刚刚建好的新楼房。一天,闲来无事,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看街上人来车往。 忽然,街对面新楼房里有一位年迈的老大爷,他正在用力抱起躺在床上的妻子放在轮椅上,(我想,可以有这么亲密的举动一定是夫妻)然后把妻子推

寂寞小妖城堡的空白日记

寂寞小妖城堡的空白日记

庆苏,这似乎是一风冗长而絮叨的长信,带着微微的心酸和无奈的口吻在叙述,而你是否看得到,对于我来说并不重要。 关与你我之间的结局,如果这样还不是最好,那怎样才是最好。 无非是你住静谧河滨,我住寂寞城堡。 A、 五一长假之后所有的学生都必须返校,我

神奇的愿望树

神奇的愿望树

兔子非常非常想得到一样东西,那就是一棵黑黑的胡萝卜种子。 她把想法告诉了她最最要好的朋友小老鼠。 这有什么难的,你只要去树林里那棵最老的槐树洞里许个愿,马上就能得到胡萝卜种子了。小老鼠对兔子眨了眨眼睛。 那个树洞真有这么神奇吗?兔子可不相信:

小子,快结帐下机

小子,快结帐下机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不幸碰上了令整个江湖人士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大魔头。 他是何方神圣,我不知道,所有江湖人士也不知道。 我乾坤追魂手,是一个帮会弟子遍布全国,人数达数十万之众的追魂帮帮主。更是一个身怀绝世神功乱刃吹雪,能在半招之内致敌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