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钥的散文

密钥的散文

什么样的魔术钥匙可以打开彼此的心灵,并将心灵与心灵联系起来? ——题词一个我的妻子要出去购物,我要在家。 妻子出来时,他说:“外出时不要把钥匙留在房子里。我回答:“是的。”

阿文的散文

阿文的散文

[Awen] Awen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最阳光的服务生。椭圆形的脸是红色和白色的。大眼睛清晰明亮。高鼻子,樱桃般的嘴。走在马路上,高高耸立,像公主一样。她不仅美丽,而且聪明,活泼,可

赵公山散文首演

赵公山散文首演

当我最终决定去约会时,他们聚集在昭功山。 昭功山位于西部,是当地山脉的第一峰。乌云密布,犹如神秘的老人一样充满神秘色彩,不分山高。在山民的传统意象中,这座山一直是一种无法

苔藓的花朵严不要求散文

苔藓的花朵严不要求散文

温暖的阳光倾斜时,我正在椅子上看书。 隔壁的小女孩跑过去,把我包起来,要我和她一起玩。我微笑着合上了书,阳光下的尘土被惊呆了。眨眼间,今年秋天的烟雾很快就被时光,时光如此迅

老街漫步散文

老街漫步散文

今年初,我有幸来到了老街。老街位于安徽屯溪,这是一条保存完好的明清古商业街。  来到街口首先印入眼帘的是,街口一座斑斓古朴的高大牌坊,上刻着“老街”两个苍劲有力的大

燕山的长城散文

燕山的长城散文

这回,我这是赴燕山游览长城了。夜幕磙圆,火车的长龙恍若穿破了时空的隧道,“嚓嚓喳喳”的凄厉声如战国风云的短兵相接,刀光剑影。过了黄河,我才觉得鲁国真的离我远去了,蓦然感

紫心散文

紫心散文

[我说,如果这朵莲花,这爱,这一次是正确的,我向你保证所有的浪漫和美丽。 ) ——题词与周敦颐故居莲池的第一次相遇不足为奇,但在熙熙behind的背后,仍然有一片如此纯净的土地。 古

妈妈的南泥湾的散文

妈妈的南泥湾的散文

妈妈今年七十岁了,七年前,做了胃癌手术,她坚强地挺了过来。最近几年,我们忽然发现她的记忆力下降了,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她得了老年痴呆症。  礼拜天的早晨,我去看爸妈。一见面

我心中不一样的年散文

我心中不一样的年散文

过年了,家家户户都挂灯笼、贴春联,大大小小的“福”字贴满了大街小巷。从城市到乡村,彩旗飘飘,霓虹闪烁,笑语欢歌,一派祥和喜庆的景象。  过年了,鞭炮声声,烟花阵阵。送走旧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