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辩

狡辩

文| 洞庭 微型小说 法官:毒犯兰,你有什么遗言? 毒犯兰:我冤,我为什么要判死刑? 法官:不用重复了,你犯了刑法,法不可赦。 毒犯兰:法官,人有三六九等,那喝茅台五粮液等名牌的人是上等,喝农村谷酒的是老百姓,喝毒品的是最下等,上等人喝茅台死了,

张卫波:【小说林】时美.猫.石泉

张卫波:【小说林】时美.猫.石泉

关于时美,我必须得说点什么。 熬了两年了,终究还是憋不住,我是个容易害羞的人(姑且自认为如此吧),害怕被别人说不务正业。其实,最终决定坐下来写点东西,是同事们怂恿的结果: 写吧,你那么会写,就算为咱们美丽卓越汉风中学增光添彩吧! 你要是不写,真

城里那讨厌的月光

城里那讨厌的月光

别理那些男人了,一夜的温情算不了什么。哪怕那晚有虚伪的月光。 1 他是一个电影明星,也是一个歌星。如果你年轻,听到他的名字一定会尖叫起来,但我没有。那天在北影厂一号摄影棚里我们同时从洗手间走出来又同时站在镜子前洗手,我觉得身边的男子气度不凡便

你带什么上孤岛?

你带什么上孤岛?

他对她说一个他突然想起的小测试。 那是几年前了。他在网上,有朋友发问,设想你将去一座孤岛,荒无人烟,就像鲁滨逊那样。你可以带一样东西,随便什么,但是只能一样,你带什么?当时他信口给出的答案引来哗然一片:有人惊叹不已自愧不如,但更多人是认为这

爱的海洋

爱的海洋

有一对情侣,男的非常懦弱,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让女友先试。女友对此十分不满。 一次,两人出海,返航时,飓风将小艇摧毁,幸亏女友抓住了一块木板才保住了两人的性命。女友问男友:你怕吗?男友从怀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说:怕,但有鲨鱼来,我就用这个对付它。

有什么不能分享

有什么不能分享

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你可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对于某些人来说,也许你就是他的全部、他的整个世界。 雪花纷纷扬扬,像飘洒到人间的精灵。在一个寒冷的冬日,一对老夫妇互相搀扶着走进了麦当劳,像是从岁月的长长久久中走出来。在这个到处都是年轻人

爱,拿什么拴牢它

爱,拿什么拴牢它

20年前,她还是个十六七岁的俏丽女孩,虽然学习成绩不佳,但因为是校长的千金,又楚楚动人,于是老师们喜欢,同学们迁就,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过多的宠爱,教会了她如何撒娇,在父亲跟前是发嗲,在哥嫂跟前是娇嗔,在同学跟前是任性,在老师跟前是扭捏。

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文/高洋斌 付先生,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医生轻声问道。此时的付心已无法大声说话,身边的人只能从付心嘴里微微的听到有时候,一个人受伤就够了。 付心艰难的合上了嘴,泪水不断从眼角涌出,湿透了枕巾。 几年前,付心还是一个刚刚步入大学校门的青涩少年,

回家等你

回家等你

她决定去赴那个约会。 其实没有什么。他是她的同学,大学时,曾轰轰烈烈地追过她。后来毕业了,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一年前在街上邂逅,才知道他也来到这个城市,经营着一家不小的公司。两人站在街上聊了一会儿,他递她一张名片,说,有事的话,就找我。然后

脱了高跟鞋和你跳舞

脱了高跟鞋和你跳舞

他什么都好,是的,他就是她心目中所要的完美情人,有才情、幽默、开朗,把爱她当成终生的事业。他说,有了你,我这一辈子就有理想有追求了。他还说过,你是我的爱情偏方,看到你,所有的忧愁和烦恼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唯一的遗憾是,他的个子矮,比她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