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宏海 || 偶遇(小小说)

王宏海 || 偶遇(小小说)

王宏海/作 世界很大,但也很小,在一条青石小巷里,他们又相遇了。 他发现她过早地染上了白发,高挑的身材竟然有些微驼,以往标致俊俏的脸却有些不健康的白,毫无血色。她惊讶的看着他:怎么是你?这几年你去哪了?他不想回答她的提问,只说:这几年你还好吗

孔乙己的再生世界(小说)

孔乙己的再生世界(小说)

李明坤 孔乙己不知在什么时候认识了文学界里的一两位土秀才,好像在一个什么文学群里认识的。网友出于礼貌赞了他一番,于是他就飘飘然,尖瘦的嘴脸,稀疏的头发,因掉齿而啃字不清上下厚薄不一的嘴唇,而无一不显得他神采奕奕,多年不提的之乎者也又朗朗上口

我的世界只差你们

我的世界只差你们

他是魏国皇帝,长着勾魂的眼睛,剑眉如鬓,他叫浩 她是吴国皇帝的妃子,由于冷傲绝美,吴皇对她刚开始很好,后来远之,她叫冷月,有个四岁的儿子 吴国皇帝为了巴结各国皇帝,以后好乘机灭了他们,所以宴请各国 浩来到吴国,宴会上他第一次看到冷月,一袭白色

分开,才想起珍惜

分开,才想起珍惜

他和她是活在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被家里人都宠的小天使,一个是被家里人看作是小混蛋的小恶魔,正是这样两个人,成就了一段爱情。 那年他6岁,她4岁。她4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了他,他是她爸爸哥哥的孩子,他不是她大爷亲生的孩子,所以没人喜欢他。雪第一眼看

世界尽头的街道

世界尽头的街道

作者:昙天绮 哎,再等我一下嘛! 哈秦朵蹲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地上的雪有一尺多深,将她驼红色的雪地靴埋了进去,只露出一对吊在小腿弯处的红绒球,在白白的雪地里红的耀眼。 但伊林却没有放慢自己的脚步,她早就飞奔了出去,自由地、无拘无束地,像一

悲伤世界,忧郁之河

悲伤世界,忧郁之河

我们都是一群自私的凡人而已。 我们没有献出我们的宽容,而把他当作献祭的黑羊推了出去,成全了我们那时候的义正词严。 所以有些眼泪,才会流的没有价值。 在众矢之的的人,很容易成为两个极端。 我们总是自以为是的用片面去判断,那一个极端是好的,哪个是

这世界,我想和你握手言和

这世界,我想和你握手言和

刚往前滑行了不到十米,又动不了了,车堵的像多年的老便秘一般。陆克从车窗探出头去,这巨大的车阵如一条长蛇,望不到头,看不见尾。陆克吸了一口气,空气里带着汽车尾气呛人的味道,他又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娘。 旁边的车终于烦躁的忍无可忍,一阵阵尖利的喇叭

愿你永远被世界善意以待

愿你永远被世界善意以待

她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周围人来人往,交谈声不断,有种很喧闹的样子,像是故意衬托了她的孤独一样。 她的眼睛毫无波澜,就像是一块玉石一样,虽然无暇,却毫无一点神韵。 突然地,她哭了,眼泪来的猝不及防。或许就连她都没有意识到,眼泪像排好了队,一个一

有什么不能分享

有什么不能分享

对于整个世界来说,你可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对于某些人来说,也许你就是他的全部、他的整个世界。 雪花纷纷扬扬,像飘洒到人间的精灵。在一个寒冷的冬日,一对老夫妇互相搀扶着走进了麦当劳,像是从岁月的长长久久中走出来。在这个到处都是年轻人

假女人的情世界

假女人的情世界

桃花巷最苦、最穷的当是假女人。假女人是奶奶在桃花河边捡来的,奶奶无儿女,把假女人当孙子,含在嘴里疼。 假女人真名叫得福,从小就有点娘娘腔。 奶奶病死那年,假女人才7岁。 没了奶奶疼的假女人,冬捡枯枝,夏拾田螺,春、秋挎篮割猪草。 假女人吃遍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