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判

错判

李二牛在郊区的屠宰场上班,离家有十多里地呢,这一天下午五点多下班后,他就骑着自行车悠悠晃晃的往家走。 刚走出了二里多路,他就看到在路旁的花园里那令人揪心的一幕:有个小青年吃力的把一个女青年摁在了身下,那个女青年还在那里奋力的挣扎。 由于这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