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一枚戒指

失去了一枚戒指

五年前他们上高三的时候就认识了,后来他们考上同一所大学,大学四年后他要去日本留学。他买了生平第一枚戒指,一枚只有8元的戒指戴在她的手上。虽然只有8元,但那一刻她还是感觉神圣无比。 临别,他对她说,明年春节他回来看她,如果愿意见他,2月14日那天

审美疲劳

审美疲劳

文| 洞庭 审美疲劳 老婆问丈夫:你初认识我时是什么感觉? 丈夫答:清瘦的身材,清纯的笑容,清晰的温柔。可爱。 老婆又问丈夫:你现在对我有什么感觉? 丈夫回荅:浑圆的身材,横肉的脸庞,浑浊的音喉。可忍。 老婆又问丈夫:那是为什么? 丈夫回荅:审美疲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J君和小雨是在网络上认识的,那是当时很热的一个婚恋网。 至于为什么要注册婚恋网,J君自己也不知道。其实那时他刚毕业,还不想那么早结婚。何况他还有一个正在谈的女朋友,是他的学妹,还在学校上课。 小雨是四川师范大学英语系大四的,在学校准备毕业论文

在黑社会的那些年

在黑社会的那些年

很多认识我的人都不会想到,我这样一个拿水果刀都没力气的大学生竟然会进了黑社会。还在里面一呆就是十五年。 带我入会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在入会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兴奋的一夜没睡,在头脑中想象着入会的场面,烧黄纸,喝鸡血,拜关公。可到了入会的

爱在左,还是右

爱在左,还是右

她认识他一段日子之后,才发现他这个习惯的。一起在路上的时候,他会走在她的左边。起初以为是巧合,后来悄悄故意站到他的左边去,总会被发现,他会停住脚,特意绕到左边去,望着他简单自然的表情,心里,微微地泛起涟漪。 除此以外,他是一塌糊涂地粗心。约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认识苏更之前,我先知道了他的名字。总觉得他应该是35岁以上,一脸沧桑,而且不苟言笑。其实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美院毕业之后,我被分到杂志社做企划,苏更就坐在我对面。我真的不敢相信,已小有名气的苏更竟然那样年轻。 苏更很活跃,其实那时我对他的背景

距离太遥远,美色和吸引也都成了虚空

距离太遥远,美色和吸引也都成了虚空

曾经认识一个女孩子,家世很好,又难得不骄矜。每次文艺晚会上她弹琵琶,雪白的手指在琵琶上一抹一跳,长发披垂在面颊上,只露出一个尖尖的下颌。我纵然是同性,也觉得真有活色生香这回事。 爱慕她的人自然是不计其数,其中有一个老实的男生。别人都会些小伎

谁是被抛弃的人?

谁是被抛弃的人?

我与鸿从读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读同一所中学、高中也就罢了,后来我们居然还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再后来,我就成了他的女朋友。没有过多纷繁复杂的追求与被追求的情节,一切似乎是自然而然地发生。说起来,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水到渠成吧。 鸿说,他可能会去

没有耳环的耳环眼

没有耳环的耳环眼

在认识他之前,她从不知道男人也会有耳环眼。 是中学时代一个秋高气爽的游园日,他们在东湖划船。他先上船,回身来接女孩子们。她小心翼翼地跨上船舷,船一个摆荡,她踉跄地跌靠在他肩上,一眼看见,不禁低呼:呀,你有耳环眼。他早用力一捏她的手,示意她噤

偶像的黄昏

偶像的黄昏

一次笔会上,认识了一位女学者,她是研究婚姻和家庭问题方面的专家。后来我们熟了,她告诉我她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并因此而开始关注婚姻问题。 这位女学者的前夫是一位诗人,他们是在一次演讲中认识的。那时她还是一名大学生,一个标准的文学青年,而他已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