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丽 的 痕 迹(小说)

美 丽 的 痕 迹(小说)

美 丽 的 痕 迹(小说) 文 /陈蕊月(云南) 仍记得秋日温暖的风,仍记得热情如火的梦,到如今只能留在记忆中,只因为我不愿再伤痛……,耳机里正播放着龙飘飘的《美丽的痕迹》这首歌,这是一首很老很老的歌,她二十多年前听过,不知何故,她现在又喜欢上

如今最好,别说来日方长

如今最好,别说来日方长

贝君疯狂地爱过一个姑娘,可心。 可心辞去北京的工作,回到家乡苏州。贝君也辞去工作,跟着一起回去。 到了苏州可心住在家里,贝君就在他们小区租了房子。 可心是家中独女,爸妈都想让她找个苏州本地人。于是,在可心回来后,就张罗着相亲。 可心每次去相亲

流浪月光

流浪月光

流浪在这座城市本身就有一种无奈,如今却身在这里,张根有种难言的苦楚与悔恨。 今天中秋节,每人两个月饼加一个苹果。今晚八点会安排大家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每人限时五分钟。狱警打开了牢门大声喊着。 张根从狱警手里接过了中秋节礼品,分外沉重,这是他第

再美的爱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

再美的爱终究不过是过眼云烟

曾经的山海誓盟如今变成了泡沫般消失在海里,多美的爱情不一定要在一起,只要我知你心有我就足够 题记 事情隔去多年,我还是不能忘你。当我看到结婚请帖上写着你和她名字,两个名字紧紧的依靠在一起,我嫉妒她了,这本该属于我而不是她,只是我只能是羡慕她

爱在前,幸福在后

爱在前,幸福在后

然而,这些都是从前,如今只能作为一种美好的回忆被永远封存。在他还不懂类风湿是一种什么样的病症时,这种可怕的病魔便迅速扼制了他意气风发的生命。从最初的关节疼痛,到瘫痪在床,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他从一个充满活力的阳光男孩,变成了一个缠绵病榻关

如果这样能快乐

如果这样能快乐

如今想来,或许是在十三岁那一年的某一天,我已经长成了一个不正经的姑娘。 大概是这样一个形象。 个头小小的,肩膀瘦瘦的,脚步在经过三楼的第六个阶梯时短暂地犹疑一下,即刻换上坚定的步伐继续顺阶而上。饱满的手指肚轻轻划着墙壁,指端游出一丝不安,姿

给我媳妇吃啥了

给我媳妇吃啥了

老周两口子只有一个宝贝儿子,如今儿子三十岁结婚了,还整天为儿子的事操心。最近,儿子眼睛出了点问题,总是视物模糊不清,到医院一查,说是肝脏不好引起的。老周找人一打听,有人说吃啥补啥,肝不好可以吃肝补肝。于是,老周打电话给儿子,让儿子隔三差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