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女人的情世界

假女人的情世界

桃花巷最苦、最穷的当是假女人。假女人是奶奶在桃花河边捡来的,奶奶无儿女,把假女人当孙子,含在嘴里疼。 假女人真名叫得福,从小就有点娘娘腔。 奶奶病死那年,假女人才7岁。 没了奶奶疼的假女人,冬捡枯枝,夏拾田螺,春、秋挎篮割猪草。 假女人吃遍桃花

不想做你的朋友

不想做你的朋友

两个人的争吵最初缘于他借钱给一个买房子的同学。不是她世俗刻薄,而是他自不量力,自己手头没一点积蓄,可为了这个同学,居然四处出面借钱。当然,他找的第一个借钱对象就是她。 她都气晕了,说他脑子一定进水了,上个月的生活费还是她给的。她要他及早撤了

爱的回应

爱的回应

两个人的岁月是如此漫长,生死相随的激情总有一天会变成骨子里的相濡以沫。 那时候,她是学校里的校花。为了追她,他几乎成了情书王子。每次约会,总是他在不停地说,从王小波到村上春树,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到超现实主义……她总是安静地听着,偶尔会抿着嘴

两个人的温柔

两个人的温柔

我们家目前的钟点工是对夫妻。这天,只来个女的,曹姐,我问:“你丈夫呢?”她一边脱掉帽子放在鞋柜上,一边沉痛地说:“他病了!”看她神情哀怨,还在抹眼泪,我很吃惊,便关切起来:“什么病呵?” “感冒了!他是从来不生病的!”她停下来,认真地说,她真的

少年白头

少年白头

怎么看他都是个幸运儿,既有北方人的高大又有南方人的秀气,既有南方人的聪慧又有北方人的刚毅,生逢世道兴盛,玩电脑可与黑客叫阵,高考不费事就是状元。毕业后许多大公司开出优厚条件由他挑,青睐他的女孩排成队由他挑。 但是为什么,风华正茂时,他忽然白了

一个人的演出

一个人的演出

那时,她是爱写诗也爱做梦的女孩,在校园里以雪莲的姿势盛放清雅灵俏,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飞花乱眼,可是,她的心静默着,直到他的出现。 南方的春天,雨总是这么绵长,而她与他的那把蓝格子伞是这泼墨画般的雨雾里最韵味悠远的点缀。 整个有雨的春天,她沉醉于

爱情空座位

爱情空座位

苇走了,永远地走了,走进了另一个女人的怀抱。茼哭得昏天黑地。 茼已经习惯身边有苇。他俩是在大学校园里第一次牵手。那时至分手前,茼就习惯了身边有苇。 大学毕业后,他俩选择了同一个城市、同一家公司,做相同的工作,为的就是相伴。 相伴了六年,苇走了

不过是一段路人的爱情

不过是一段路人的爱情

■ 一 林闲认识陈晓,是10年前的事情了。 时间那么遥远,仿佛隔了层层叠叠的雾气,关山万里似的。那时候他们都还小,十多岁的少年,一起在少年宫学跳舞,陈晓跳舞的条件并不好,用老师的话说是腰太硬了,而林闲,则是胳膊不够长,老师说你们的嗓子都还不错,

十年的爱情存款

十年的爱情存款

■ 夏天的清凉所在 夏天,只有恋人的怀抱是不热的。 虽然两人都有37.2℃的体温,但抱着,就是舍不得放手。 尤青任于筑抱着,微微的风抵不过一天的暑热,虽然已晚上9点,还是热,毛孔不曾停歇地往外冒汗。 他俩坐在街边公园的条凳上,依偎在一起,汗水与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