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才想起珍惜

分开,才想起珍惜

他和她是活在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被家里人都宠的小天使,一个是被家里人看作是小混蛋的小恶魔,正是这样两个人,成就了一段爱情。 那年他6岁,她4岁。她4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了他,他是她爸爸哥哥的孩子,他不是她大爷亲生的孩子,所以没人喜欢他。雪第一眼看

在黑社会的那些年

在黑社会的那些年

很多认识我的人都不会想到,我这样一个拿水果刀都没力气的大学生竟然会进了黑社会。还在里面一呆就是十五年。 带我入会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在入会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兴奋的一夜没睡,在头脑中想象着入会的场面,烧黄纸,喝鸡血,拜关公。可到了入会的

夫妻同心树

夫妻同心树

她比他小20岁,嫁给他的时候,家乡的人都以为她傍上大款。只有她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黑,丑,一口黄牙。媒人当初可没这么说,只说是个过日子的男人,就因为家里穷给耽搁了,一直没找上媳妇。那阵子,没找上媳妇的都去山

哑巴叔的爱情

哑巴叔的爱情

每一个人都向往浪漫美好的爱情,也都有神圣的追求爱情的权利,当然身体残缺的人也不例外。但是当你下定决心把爱情付诸于特殊人群时,你就一定要用百倍的诚意去对待,而不应该利用那份单纯与自卑去肆意碾碎一颗纯粹而无辜的灵魂! 题记 自我记事起,三奶奶家

转个弯,世界会更大

转个弯,世界会更大

一个人都没有 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太平洋战区司令官布莱德雷有次奉召,要执行一次危险而紧急的任务。于是他立刻召集了手下将士,排成一个长列。 “这次我们的任务既艰巨又危险!”布莱德雷眼光瞟了大家一眼,”哪位愿意冒险担任这项任务的,请向前走两步……

微博出卖记

微博出卖记

闺密周南一直对闹哄哄的微博不感兴趣,在周围的人都开通了微博之后,她依旧无动于衷。话说作为饭否网最早的一批用户,周南嘲笑现在用微博的这帮人是多么落伍。 不过某著名台湾女圣斗士在微博公布“闪婚”的消息,真是让微博中人找到了巨大的乐趣。午餐时间,

月球反舱时说的一句话

月球反舱时说的一句话

这是一个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 记得那次有一个宇航员,在月球反舱时说了一句话:祝你好运,诺尔基先生。 这是一句很多人不解的话语,有人认为这是某个宇航员的名字。可查遍了所有宇航员的名字,没有一个人叫诺尔基。 很多记者问这个宇航员,诺尔基到底是谁。

“女鬼”现形记

“女鬼”现形记

在S县城,很多人都听说过三轮车夫张旺遇见女鬼的故事。 媳妇领着张旺去附近派出所报案,惊魂未定的张旺是这样说的: 我们两口子有辆港轿(电动三轮车的俗称),上午我媳妇拉活,下午和晚上我拉活。昨晚十一点左右,我本打算回家,到东河桥头时,远远看见一个

眼不见为净

眼不见为净

在东北的农村有哥儿俩,哥叫甘洁,弟弟叫甘净,两个人都带有洁癖倾向,哥儿俩信奉:宁吃干净的邋塌,也不吃邋塌的干净。 春暖花开的时候,村里的埋汰大婶请他们哥儿俩把自家的炕给拆了,再搭上。原来这北方的土炕每隔个两三年就得拆了清除一下炕灰。哥儿俩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