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同学会

一个人的同学会

他们的同学少年,恰逢社会最动荡的年代,也是选择最多、个人命运最难料的年代。一步之差,往往就要付出一生的代价。因此分手半个多世纪了,他们从来没有过同学会,也就不难理解。 但这并不妨碍青春的鲜亮和浪漫,相反因为报国的热情与救国的责任,使他们更加

一个人的号码

一个人的号码

他总在醉酒以后,给她打电话。 那么难记的十一位的号码,在他喝醉的时候,却突然清晰得像是刻印在手心的掌纹。电话拨出去,不管多晚,铃声响过三遍,便会传出她柔柔的应答,那样宁静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在纸醉金迷的喧嚣里,一下子,就凝住了夜。 他断续地

【爬的青春】

【爬的青春】

【爬的青春】 文/程虫虫 题记: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不同的面目,就如水中的草,都有不同的生长姿态,蔓延在各自的光晕里,穿梭在各自的缝隙间,唯一相同的是它们都循着天空落下来的阳光,一路疯狂高歌,最后的最后,彼此在水面相会,回头看时,生命已经有过无数

【爬的青春】

【爬的青春】

【爬的青春】 文/程虫虫 题记: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不同的面目,就如水中的草,都有不同的生长姿态,蔓延在各自的光晕里,穿梭在各自的缝隙间,唯一相同的是它们都循着天空落下来的阳光,一路疯狂高歌,最后的最后,彼此在水面相会,回头看时,生命已经有过无数

陆龙和 | 心事(短篇小说)

陆龙和 | 心事(短篇小说)

01 这个年关,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天刚亮,山娃推开大门,晨雾弥漫,空气刺骨的湿寒。开始刮风了,山娃听到父亲叫他起来先烧点水,再把院子打扫一下。烧完水,他就在院子里使劲地扫着树叶,可是怎么扫都扫不完。他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就这样来回的扫着院

家有美人的生活质量

家有美人的生活质量

原创 碎碎 在词语里诞生 (小说连载。原小说名为《家有美人》,发于《广西文学》2017年4期) 1 从林曼30岁开始,李哲就经常和她商量要孩子的事了。对于生孩子,李哲从来都是跃跃欲试,满怀期待的。只是,林曼一直不乐意生,有无限推诿的驾势。 美人似乎不该

家有美人的生活质量(2)

家有美人的生活质量(2)

原创 碎碎 在词语里诞生 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长得像林曼,非常美。不管谁看了都会眼神粘住放不下。第二天,林曼就开奶了,柠檬黄色的乳汁流出来,护士叮嘱,这是初乳,非常珍贵,要让孩子多吸,越吸奶水会越多的。 不,我们喂奶粉。她像生前一样坚定地

【沉思露阳·小说】两家人的团聚/陈飞飞

【沉思露阳·小说】两家人的团聚/陈飞飞

文/陈飞飞 我骗了你,骗得了你们的信任,小李邪魅一笑,但是你是没有机会去报警了,没有丝毫犹豫,面对手无寸铁的小红,只见鲜血洒满白玉般的墙壁,小李撕下保护套和还剩下几粒安眠药,拿出手机向老刚打了电话 喂喂……老刚,你们家里来强盗了…….语言

伤痕(小小说)

伤痕(小小说)

文/耿德亮 人的命运多舛,林语凡坐在北京西郊公园一隅,边抽香烟,边瞧着西沉的落日。不由心底升起一絲莫名的怅然。此时,那段军旅生活又重新浮在眼前。 1969年春,林语凡入伍在南京军区某部服役,1米8几的个头,出身好,高中文化,是连里的标兵,人长的俊俏

涿浪飞花

涿浪飞花

江湖传说是一个江湖奇说, 是一段江湖传奇, 两个人的恩怨情仇,开始的。 这两人是沈浪和王怜花的恩怨情仇! 一个是全江湖顶顶大名的大侠王怜花,是桃花庄的庄主。 另外一个则是武功超高绝顶江湖公敌的 沈浪,沈公子。 他们却在江湖上演一出,爱,恨,情,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