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看台||成绍峰: 老扣叔扔钱

小小说看台||成绍峰: 老扣叔扔钱

成绍峰 老扣叔其实大名叫王致富。就因为他一辈子省吃俭用,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人送外号王老扣。 不怕不识号,就怕一直叫。村子里叫的人多了,王致富也只好认了这个外号。如今,村里的年轻人都叫他老扣叔,当然也有人叫他老扣大爷。就连他的外甥,也喊他

护夏(小小说)

护夏(小小说)

说是护夏,其实才刚进入伏天,玉米还没出天缨,红薯秧儿才铺满地,豆子也才刚刚开花,西瓜才刚刚挂纽,自然是不会有人去偷的,护个什么夏啊?只是那时,刚实行大包干,乡下还没有电扇,到了晚上热得没法入睡,人们只好走出家门,到田头地尾去睡个凉快觉,就

裤子,白裤子

裤子,白裤子

其实,我并不适合穿白裤子。我的身材不仅矮,而且胖,腿像萝卜,粗壮臃肿,但是自从十六岁,从母亲那里争取来了单独添置衣物的权利,我每年都会偷偷买来一条白裤子,藏匿在箱底,牛仔,麻纱,直筒,喇叭,我在每个春心萌动的黑夜,想象着白天,我也能像邻家

其实爱情可以不美丽

其实爱情可以不美丽

玻璃是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盒,他用来装那些美丽的东西。在这些美丽的饰品中有一个非常精致,而且小巧的镜子。她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吸引人。玻璃被她深深的吸引了,他的心被打动了。他深深的爱上了镜子,可镜子却不加理睬,总是摆出高傲的样子。就算这样玻

奇遇,在大龄青年父母相亲会后

奇遇,在大龄青年父母相亲会后

其实,我们都是彼此的伏笔,只是需要这样一个仪式,把它解开! 自打一月前老妈去了趟紫竹院的“大龄青年父母相亲会”,结识了一批大龄青年家长后,我就没消停过。本人芳龄26,不算大龄且棘手吧!好女不提当年红,我上学时,是班花,是文艺晚会的“娇”点,帅

爱的守候

爱的守候

我与他其实并不很熟,只是为了一点事要去找他,就托了朋友带我去他家。 他是个事业有成的人,想象中他应该是住花园别墅的,却不料,去时才知道,他住在老街区那种老式的筒子楼里,很简陋的房子,略略还显得有点狭小和拥挤。 谈妥事情之后,他留我和朋友吃饭

回家等你

回家等你

她决定去赴那个约会。 其实没有什么。他是她的同学,大学时,曾轰轰烈烈地追过她。后来毕业了,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一年前在街上邂逅,才知道他也来到这个城市,经营着一家不小的公司。两人站在街上聊了一会儿,他递她一张名片,说,有事的话,就找我。然后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我从一所省级的医院跌跌撞地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 妻子已于半年前外出打工了,手机短信成为我们联络感情的重要渠道。 我掏出手机,正要写信,却收到了妻子的短信:老公,他今天又说爱我。 我忽然问不想把情况告诉妻子,便发了一个字回复:哦。 第二天下午,我

其实我还爱着你

其实我还爱着你

其实我还爱着你轩辕泪 打开我的心扉,在我心灵的深处,有着一个清晰的影子,她就是文姿。如今我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回忆起以前和她的故事。 第一章重逢 那是一天下午,天阴沉着脸,我瞧老天不开心,就知趣的把衣服收进屋子,刚收没多久,天空中划过一道美

其实爱不爱真的是没那么重要

其实爱不爱真的是没那么重要

23岁的时候,你从大学毕业了。第一份工作的薪水是1800,做的却不是自己的专业,几个月后你离职了,原因是因为你不会做人。你每个月的钱总是不够花。 你有一个男朋友,你们读书时就在一起,每天要打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每周一个小时的公交车路程都不觉得远,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