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青春|| 请你说声“谢谢我”(小小说)

牛青春|| 请你说声“谢谢我”(小小说)

牛青春/作 初夏的一天清晨,张家口境内洋河北岸,晨练的人们迎着朝阳,三五成群地做着运动。 二十五岁的程小曼,却站在河岸边来回走动,不停地想着心事。程小曼就出生在离这条河不远的一个叫北山坡的村子里,她的爸妈都是这个村子里的民办教师,家里就这么一

景治东||立冬(小小说)

景治东||立冬(小小说)

文/景治东 小冬告诉我,他清晨醒来,滑开手机的屏幕,在圈里看到了新动态,便才知道那天立冬了。他欣喜的拉开帘幕,喜出望外;看到窗外一片白茫茫的,几乎没有了视线,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小冬高兴的给爱人说:今年立冬的第一天,就迎来了一场大雾,对他来说;

下辈子我还会嫁给你

下辈子我还会嫁给你

深秋了,天气凉了,清晨起来,我像往常一样拉开窗帘,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打开窗户看见树叶一片片从树上飘飘洒洒落下来,这树叶和人的生命都是那么脆弱,昨天还是活生生的,今天却离开了世间,想着想着,想起了七年前去世的丈夫,不禁潸然泪下。望着雨中那

寻找我的初恋情人

寻找我的初恋情人

在某个季节的清晨,我的女友忽然离我而去。留下来的是前一日给她买的那件红色连衣裙。我望着这件连衣裙,心想,我一定要找她回来。 我辞掉了工作,在每个城市,我开始了仔细的寻找。一日,在一家酒吧我与一家电视台的主持人相遇了。他主持的是情感热线栏目,

金蛋

金蛋

文/高洋斌 秋季的山区,清晨格外的冷,薄雾还未散去,远方的日出便已早早升起,照亮了半边天。作为所有支教老师中的一员,我像往常一样站在破旧的教室门口,等待着孩子们的到来。今天是我支教生涯的最后一天,一想起马上就要离开朝夕相处的孩子们,泪水便不

清晨

清晨

清晨:今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起来。我打开窗户,一阵凉爽的清风吹了进来,我享受着这凉爽的清风,那清风迅速的从我脸颊吹过。 我来到客厅,轻轻悄悄的打开父母的房门,看见他们

波希米亚风格的披肩

波希米亚风格的披肩

■ 一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蜜月里的一个清晨。很早,便有人敲门。 我穿着睡裙,蓬头垢面地打开防盗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略显憔悴却很有气质的女人。她拉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谨慎地问:是穆良家吗?我点头的时候,她又说:我是那慧,可以进来吗? 她脸上

三十元的秘密

三十元的秘密

她从男人家出来已经是清晨了,忘了多少个这样微亮的光,伴着她走出那小巷子。记得每次离开男人家的心情,都像是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样。 尽管心里明白,但她必须承认有时孤寂的感受是需要跟人分享的。 那天的清晨她像往常一样叫了一部全台湾都一样单调的黄色计

关于爱情的三种答案

关于爱情的三种答案

那天是立春。 清晨,我被电话惊醒,那端是相熟小女生激动得微喘的声音,一声声清嫩如窗外初生的新叶:我知道,我知道爱情是什么了。爱情就是他用双手捧来的那一束玫瑰,血一样红,岁月一样永远,而生命就是一千个春天的组合,从一朵玫瑰开到下一朵。隔着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