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语灵

白语灵

那年杏花林旁,一女子双眼微澜,望着旁边的男子低眉浅笑,只听那男子说道:殇儿,待明日我便去你家求娶你可好?女子娇羞的撇过头,浅浅低语:好,华哥哥。 然而男子还未来得及去女子家求娶并听闻敌军来犯,他为保卫国家,为给卿一安稳岁月,他无奈却也只能披

落日山的救赎

落日山的救赎

炎热,干渴卷席着忧郁的我,旁边的小山丘上明明有一个阴凉的斜坡,但我却不想过去,因为对于一个将死之人,去哪里都一样。 他们都在帐篷里睡午觉,没人注意到我。 于是我悄悄离开营地,独自一人走到落日山的脚下。那里有一条河,河宽三米,中间悬着一座破烂

就坐你旁边

就坐你旁边

单身的他刚拿到驾照,驾驶水平自然不高,买了一辆二手车来开。公司里的单身女孩儿,常常三五成群地跟着他起哄,要搭他的车,只是她们都不放心他的驾驶水平,人再多,也全都挤在后排座上,只有她是个例外。 她第一次被她们拉来坐他的车,就主动选择了副驾驶的

白玉女

白玉女

学校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家礼品店。 礼品店里布置得像一个童话世界,那里有会说你好的鹦鹉玩具,有穿着西服的熊猫布偶,有蛋壳做成的马车,有披着长长金发的洋娃娃。黄亮亮的灯光温柔地照在地上铺的白色长毛地毯上,让人感觉格外温馨。 白琪琪走进礼

请不要在这里摆摊儿

请不要在这里摆摊儿

有个姑娘叫小容,住在广场旁边的居民楼上。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她被一位在广场上巡逻的年轻警察吸引住了,有空就在窗前凝望那个穿警服的身影,但是她没有勇气上去表白。 一个朋友知道了她的心事,给她出了个主意:小容,你带一些丝手帕迎着他走过去,到他面

太委屈

太委屈

有个姑娘叫小容,住在广场旁边的居民楼上。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她被一位在广场上巡逻的年轻警察吸引住了,有空就在窗前凝望那个穿警服的身影,但是她没有勇气上去表白。 一个朋友知道了她的心事,给她出了个主意:“小容,你带一些丝手帕迎着他走过去,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