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本糊涂账

爱情是本糊涂账

1 陈子墨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男生。 我喜欢的男生,眉毛粗糙,皮肤黝黑,背心短裤上有隐约的汗渍,是球场上欢腾雀跃的浑小子。而陈子墨,五官细致,戴金丝眼镜,指甲容不得半点儿灰尘,是校园里白衣飘飘的优雅少年。 陈子墨也是不喜欢我的吧。每次途经操场,见

胡萝卜与爱情

胡萝卜与爱情

在我的印象里,胡萝卜是那种时刻都弥漫着亲切气息的蔬菜,仿佛是乡村里那个水灵而清爽的妙龄女孩,始终保持着乡野的纯真风情,永远朴素无华。 18岁那年,我到一位同学家做客。同学的父亲是方圆几十里内有名的厨师,不仅厨艺精湛,待人也非常热情。那天,他非

玉兰花开

玉兰花开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他们两家住的是那种老上海最常见的石窟门房子。他和她的卧室贴得很近,近到一开窗便可以彼此对视。从他的窗口望出去她在灯光下的一举一动都可尽收眼底。但对面闺房的窗户经常是被一层褪了色的水红窗纱蒙着的。玉兰花开得最浓的时节

撞着人不要跑

撞着人不要跑

阿辉开着三轮车下乡收棉花,就是那种转悠着买回来再卖出去的小商贩。话说这天,他来到了一个村口,刚想 减速喊哩,忽地窜出来一头猪,这猪不会脑筋急转弯,一个劲地往前窜,阿辉刹车不及,把猪撞了出去,嗷的一声,一下子倒下了。阿辉停下来,一瞅,四下里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