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休斯 传记》第八章 初露锋芒

《霍华德·休斯 传记》第八章 初露锋芒

第八章 初露锋芒 从那时候起,霍华德在其他的一些方面也开始变得越来 离谱。他的行为开始背离常规,到后来终于演化成了他那果 传奇色彩的怪异癖好。他对自己健康的担忧日益严重,他开 连续几天不露面。而为了成为空中第一人,他开始了越来越 胆的冒险。 他的

智敏美的回忆

智敏美的回忆

那时我们还处于青年时期。那时,我们没有太多的谎言。那时,我们还不够成熟。 您每天都来我们中学。我的第一感觉告诉我我们是一个小说,开始,发展,高潮,结局,我们将一起写作。我们没

跑得快与说不清

跑得快与说不清

文/陈顶云 马寡妇那时候不叫马寡妇,人家都叫她马三家的。她上过初中,头脑灵活,说话语速也快,走路也快,大家就不再叫她马三家的了,就得了个跑得快的外号。 要说起她的近邻李大哥说不清的外号来历,还和跑得快有关呢。那时候的农村,一到腊月就是闲日,女

信物

信物

从上中学开始,她和他是同学们开玩笑的对象。那时候,他们看起来真的很般配,无论是各种各样的文艺汇演上,还是每学年的表彰大会上,大家都可以看到他俩的身影。 他们的大学是在一个城市上的,隔一两周,他会来找她,陪她走过那个城市的角角落落。毕业后,他

诗歌为箭

诗歌为箭

那时候他在三楼,她在七楼。他们并不在一个部门,鲜有接触的机会。但偶尔还是能见面的,楼梯上,开水房里,会议室里。他每看到她一次,他的感觉就坏一次,担心就多了一层,他莫名其妙地认为,她应该和他在一起,做他的老婆,唯有这样,她才不会受苦。她和他

永远的蝴蝶

永远的蝴蝶

那时候刚好下着雨,柏油路面湿冷冷的,还闪烁着青、黄、红颜色的灯火。我们就在骑楼下躲雨,看绿色的邮筒孤独地站在街的对面。我白色风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给南部的母亲的信。樱子说她可以撑伞过去帮我寄信。我默默点头。 谁叫我们只带来一把小伞呐。她微

商量

商量

她是在20世纪50年代初嫁给他的。那时候,她是梳着两条麻花辫的女学生,他是英俊的解放军营长。 欲嫁未嫁时,他告诉她乡下家里已经有一个老婆了,老婆还为他生了两个孩子。 他说,他们俩的事,要与老婆商量一下老婆大他8岁,从小带他长大的。 她很生气,哭了

魔方

魔方

女孩走的时候,送给男孩一个魔方。 那时候,男孩很喜欢看女孩玩魔方,小小的魔方在女孩修长纤细的手指间灵活地上下翻转,不一会儿,六个面就被完完整整地拼出来,这个过程常常让男孩惊叹不已。 女孩走后的日子里,男孩一有空儿就拼转女孩送给他的那个魔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