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我错过了那时的你

那年的我错过了那时的你

八月十五晚上,在干嘛呢?吃月饼了吗?顾杰给方雯发了条信息。 没有啊,你在干嘛呢? 国旗班聚餐,我现在在校外呢,你晚会睡觉,我给你送月饼。顾杰低头聊微信,旁边的朋友在起哄。 好的。方雯回道。看着顾杰发来的短信,方雯内心有一些沸腾,已经进入了大四,

相片姻缘

相片姻缘

那是早些年的事情。那时办公不用电脑桌,用写字台。那时的写字台上,多半有一块大大的玻璃台板,台板下面,绿绒的衬垫上,摆放着随时要用的年历啊名片啊什么的,还会有一些个人喜欢的风景画、照片,从台板就可以看出人的个性来。 工会组织活动,那时个人还不

谁晚我生命里的光线

谁晚我生命里的光线

至今我仍然相信,那时遇到的你,是一道照进我生命里的光线。 因为,相遇之前离别之后,我都未曾遇见比你更让我奋不顾身的人。 一个人终究会为另一个腐烂。我看见一个女孩倾身,倚在她的往事上面。 [一] 第一次见你是在初中教学楼前面的空地上。 那天是周三,

每一次转身的都是同一个人

每一次转身的都是同一个人

那时,她和他是热恋的情侣。 他大她三岁,他并不是每天都会来找她,但电话每晚临睡前都会响起,说一些天冷了,记得加衣服,晚上别在被窝里看书的话。 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有一个甘愿为她付出的男友。 她嘴里不说,心里却是得意的。他长相俊朗,才气逼人,是不少

有些秘密,我不想知道

有些秘密,我不想知道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他还是一个见人就会拘谨的青涩男生,刚刚从西部边远的小县城,考到繁华的上海读书。那种无人结伴的落寞和孤单,每到周末大家纷纷出去跳舞K歌的时候,就会愈发地深下去一层。幸亏所学是自己喜欢的园林设计,所以别人游玩嬉闹的时光,

一只热水袋

一只热水袋

他那时还年轻,已经有不少资产,人也很聪明,女朋友并不难找。确切地说,他是别人眼中的“绩优股”,抢还来不及,偏偏他看上了她。 受人之托,他去大学看望一个老同学的妹妹。站在女生宿舍楼下等待时,他看到楼梯口下来一个瘦小女孩,短发,留着齐眉刘海,脸

一个人的演出

一个人的演出

那时,她是爱写诗也爱做梦的女孩,在校园里以雪莲的姿势盛放清雅灵俏,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飞花乱眼,可是,她的心静默着,直到他的出现。 南方的春天,雨总是这么绵长,而她与他的那把蓝格子伞是这泼墨画般的雨雾里最韵味悠远的点缀。 整个有雨的春天,她沉醉于

哪一棵许愿树不说谎?

哪一棵许愿树不说谎?

还记得那时,很流行许愿树,所以大街上全是可以许愿的许愿树,许一次愿要5角。因为我家很富裕,所以几乎每天去许10次愿,我迷信吧?可是不就是因为憧憬,就有希望吗? 后来,我遇上了林子靖,他是趁我在许愿,说了一声:迷信又无知的女人!然后走过,虽然有

曾经错过的风花雪月

曾经错过的风花雪月

那时,她是一个腼腆的少女,他是一个青涩少年。他们是同桌,高中时同坐了三年。他很活跃,课间常不在教室,总在操场上打球,篮球、足球、、、、、、何况,她成绩优异,而他只是平平。所以,他们俩很少说话,只是偶尔,会互相借一下文具。 第一次在梦中见到他

那时年少,不懂爱

那时年少,不懂爱

假若拿五年前的他和现在相比,简直可以称得上天壤之别。谁也不敢相信,现在如此缄默安静且有内涵的男生,当年如此放纵,如此轻狂。 譬如,那时候,他会为了赶潮流,把头发留得长长的并且烫成葡萄红。会在元旦晚会上,突然跑到桌子上,拿着扫把当作吉他,摇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