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黄健生/动力(外一篇)

【小小说】黄健生/动力(外一篇)

【小小说】黄健生/动力(外一篇) 黄健生 那年,还是七十年代末。董磊就读初中一年级,成绩在班上保持在倒数五位之内,老师不喜欢他,同学们笑话他。 那天,董磊在上课,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狗蛋儿,你在哪? 董磊听出来了,是父亲的声音。但董

【微小说】《欠钱》

【微小说】《欠钱》

【微小说】《欠钱》 文/石头 那年春天,我到上海找工作。种种原因,一个月都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 一天中午,我又去这家重庆特色餐馆吃饭,因为到上海人生地不熟,见着重庆两字就觉得很亲。我因为经常在这家店吃饭,(这家店是夫妻店,男老板个子高大肥胖,

女 儿 心

女  儿  心

女 儿 心 文/川疆兰子(四川) 那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南疆某农场场部的小车早早停在操场坝里,等着送那些去车站回老家的人,这中间也有蓉儿。 那天兵哥来送他,要给他披上他的军大衣,她固执的不肯接受。容儿上车了,躲在角落里,看着兵哥挥动着的双手和蠕动

鞋

他参军时,她将自己亲手做的鞋送给了他。那年,她脸上浮着十几岁的羞涩。 三年后,一个军人送回了当年她送给他的鞋。他让你不必等他!军人说。她什么也没有说,静得像一颗水珠;她也没有哭,连露珠大的一滴泪都没有。她只是平静地接过鞋,狠狠地剁碎,然后抛

白语灵

白语灵

那年杏花林旁,一女子双眼微澜,望着旁边的男子低眉浅笑,只听那男子说道:殇儿,待明日我便去你家求娶你可好?女子娇羞的撇过头,浅浅低语:好,华哥哥。 然而男子还未来得及去女子家求娶并听闻敌军来犯,他为保卫国家,为给卿一安稳岁月,他无奈却也只能披

那年那个月那个人狗散文

那年那个月那个人狗散文

1。那年那年,我七岁,住在东部村庄。我的表弟住在村庄的西部,大家庭住在村庄的中央。我通常喜欢去的是大家庭。由于当时的家庭成员在家很辛苦,所以吃饱就好了,零食也很少买。爸爸

明华

明华

明华十七岁那年出嫁的时候,正值九月,那是满城菊花尽开的日子。 明华背后的将军府,越来越来,越来越远。而未来,是太子府

制作蛋糕论文

制作蛋糕论文

大约五,六岁的冬天的清晨,突然传来“凉爽,凉爽,凉爽”的声音,像是雷声,使我从睡眠中惊醒,并接收到用蛋糕做蛋糕的信号。喜悦。也许我正在考虑,我通常想吃它,我想疯了,我记得每天做蛋糕

是谁负了谁?

是谁负了谁?

她与他初见的那个夏天,她刚剪了短发。 那年,她与他都是刚刚迈进初中的青涩少年。 他被班主任分配做了班长,她被分配做了副班长。这是个没有投票毫不民主的工作分配。她起初有些不服气,小学做了六年班长的她第一次被压下去了,还输的如此莫名其妙。然而刚

那年夏天,宁静的海

那年夏天,宁静的海

租房奇遇 那年夏天,我失恋了。冲动之下我辞掉了工作,来到北京求发展。城市真大啊,我迫切需要找一个地方容身。 我在破旧的楼房间穿梭,一户单元门口的招租条吸引住了我。有房出租,大卧室,租金一千元。这样的租金远低于市场价,沿着黑暗的楼梯上去,我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