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胡德胜║你为什么那么忙

【微小说】胡德胜║你为什么那么忙

胡德胜,安徽望江人。 你为什么那么忙 一天晚饭后,女儿对我说:老爸,今天天高气爽,出去到广场转转吧?别写那费神伤脑的微小说了!现在,除了学生就是作者在看作者的书了。我挥挥手:你走你的,我不也是自得其乐吗?谁说没人看书,你就晓得跳舞,不思长进。

一个人的号码

一个人的号码

他总在醉酒以后,给她打电话。 那么难记的十一位的号码,在他喝醉的时候,却突然清晰得像是刻印在手心的掌纹。电话拨出去,不管多晚,铃声响过三遍,便会传出她柔柔的应答,那样宁静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在纸醉金迷的喧嚣里,一下子,就凝住了夜。 他断续地

那一场,粉色的雨

那一场,粉色的雨

文:水墨雨嫣 时间是那么柔软,可以滴出水。空气却在热烈燃烧着呼吸。 六月,炎热似火。此刻的心情犹如这燥热的空气,闷燥、厌郁。 没有一丝风。心,跟着灼热的阳光一起刺痛,一起晃

回忆终成殇

回忆终成殇

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想要逃离,却又控制不住自己一直靠近。 当手机铃声想起第七遍的时候,我终于克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腾地从床上飞跃而起,三两步飞奔到写字桌前,泄愤般拔掉正在充电的手机,摁下接听键,咆哮:老娘给你三分钟解释如此良辰美

轮回,梦境之花

轮回,梦境之花

1 在我的心底,有那么一个人,她很安静,却很孤独,她一直住在我的梦境中,存在我的心里。 灰暗的梦境中,她一袭白衣,隐藏在薄雾之后,刘海遮住了容颜。她不语,不动,宛若人偶,而我,就这般凝视彼岸的她。我不敢靠近,生怕距离近了,她便消失在我眼前。

闪着荧光的外衣

闪着荧光的外衣

他和她,只是那么普通的一对夫妻,他们的家坐落在一条匆忙的国道边上。 一天晚上,正在做饭的她听说又发生了车祸,死去的是一个骑车的男子,女人的心一紧,第二天,她给丈夫买了一件新衣,那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在衣背上镶着几道荧光彩条,一到暗处便会闪光

其实爱不爱真的是没那么重要

其实爱不爱真的是没那么重要

23岁的时候,你从大学毕业了。第一份工作的薪水是1800,做的却不是自己的专业,几个月后你离职了,原因是因为你不会做人。你每个月的钱总是不够花。 你有一个男朋友,你们读书时就在一起,每天要打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每周一个小时的公交车路程都不觉得远,寒

难道是不该相识

难道是不该相识

一切是那么的自然,一家人从村子的东边搬到了村子的西边,他家的小姑娘也随大人搬家到新的家,新的地方,当小姑娘随妈妈踏进院门的时候,院子里除了正在清扫杂物的爸爸还有两个陌生的男孩子,一大一小,小姑娘很是好奇的问妈妈:这两个是谁啊?怎么会在这里

听说,相爱没那么容易

听说,相爱没那么容易

那一年,他16岁。黄昏,白桦树的影子拉长,夕阳的余晖倾洒在他们身上,他和她走在这条林间小路上,他俏皮的说:傻瓜,我喜欢你,我想保护你。她的脸红了。束发之年,他和她在一起了。 那一年,他20岁。湖边,天空中飘着蒙蒙细雨,风掠过有些微凉,他张开双臂

有那么一种爱

有那么一种爱

不知道当初他们是怎么走在一起的:一个是音乐家,一个是作家;一个好动,一个好静;音乐是他的生命,文章是她的灵魂。 反正,他们就走在一起了。 像许多人一样,开始觉得彼此能一起走到老。后来才发现无论巧克力冰淇淋的味道有多么好,紫丁香花开得有多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