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 枉

冤    枉

冤 枉 文/紫霞仙子(内蒙古) 越怕越摊事,这不又摊上事了。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五,我值班(昨天下午已经值了半天班了),白班时间是:早上九点到下午4点,我八点五十就到学校与值夜班的杨大哥交接了。整个学校大院里,只有我一个人,外面的风太大了,已经刮

感激我的九月散文

感激我的九月散文

几十年来,我对农历的第9天特别敏感,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感激。因为今天是重阳节和“老年”,所以对这一天非常敏感。我有另一个理由要记住这一天并感到满足……每当中秋节,我每天都

月光嫁衣

月光嫁衣

一 农历八月十五早餐时,姐姐宣布:今天,她要带相处了半年的男友回来过中秋节。让我们给把把关,审查一下。老爸老妈立马兴高采烈地扔下筷子拟菜单去了。 姐姐一脸幸福地拍拍我的肩膀说:叶禹,他可能要向我求婚了,不然也不会要求来咱们家。姐姐很幸福。我

修成一株安静的莲

修成一株安静的莲

农历的二月二是老百姓所说的龙抬头,之于我,却是格外的敏感。很久以前的这天,我从娘家移植到夫家。仔细地回忆,那一天,是下着雨的,不大,但淅淅沥沥下了整天,像母亲惜别的泪,一直在心里下着。 其实,从娘家到我的小家,拉直了,不过百米,迎亲花车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