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花期

错过花期

他和她曾经是同班同学,若干年后在陌生的城市相遇,理所当然地住在同一屋檐下,彼此照应着生活。每晚临睡前,她穿着粉色睡衣,柔顺的长发披泄一肩,站在他的房门口轻声问,明天你想吃什么菜,而他,总在她的硬盘崩溃或台灯短路时,很有气概地拍拍她的肩膀:

依然下午茶

依然下午茶

数年后,韩依已不再苦苦忠心于茶了,她更喜欢蓝山咖啡,味道绵长而久远,而且经过了那么多的坎坷风雨,属于韩依的那杯下午茶或许早已不是那个味道了,是甜?是涩?还是比这更加复杂而难以名状? 终究,韩依还是回来了,回到这片朝思梦想的土地,呼吸着清香而熟

正宗的鱼香肉丝

正宗的鱼香肉丝

铁虎大学毕业半年后,老爸说不行就不行了。大夫也给了话,说回家吧,多给老人整点好吃的。也许是受到大夫的启示,回到家,老爸就把铁虎喊到床前,虚弱地说:儿子,爸爸还有一个愿望 爸,您说。铁虎蹲在老爸的床前,努力地控制着眼泪。 老爸大口地喘着粗气,

八年后她们依旧分道扬镳是为什么

八年后她们依旧分道扬镳是为什么

余是她的初中同学,初中正是情豆初开的年龄!她也不例外。 余的班在她班隔壁,巧的是他们俩竟都是数学科代表。每天晚上晚自习后,他们都要把作业上交到老中的宿舍里去。于是,他们俩偶尔会碰面,起初她并不在意,只是偶尔打一个招呼;后来她就发现她们送作业

还是条好汉

还是条好汉

许多人都知道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句话,却很少有人知道这句话是怎么来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县官,整天琢磨着贪点银子,却找不到名目,便让一个亲信开了家铺子,同他配合行事。想不到没搞了几笔,上面就把那亲信查了出来,判了三年。县官怕亲信把自己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