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格儿短篇特辑:死亡随笔

胶格儿短篇特辑:死亡随笔

文|匕鹿君 如果在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年纪,首次执笔,我定然将我心中的感情源源道出,以此纪念那些埋在时光中死去的亡灵。 如果在一年前,满世界的重压倾覆在我的身上,我撑过太多迷茫的昼夜,手中拿着苦涩的笔,重重地闭上双眼,厌弃这个面目全非的世界。

张金福:那个厮儿哄你(小小说)

张金福:那个厮儿哄你(小小说)

张金福【贵州余庆】 要爆发世界大战,还有各种灾难,那个厮儿哄你!这样的言词,汪友福不知和我说了多少次?然而汪友福的会算,又来自于他的仙家,他说他有仙家,但我问他仙家在那儿,他说,每一个人都看不到,只能是感觉。我认为他是吹牛的,是服弄人的,可

苏敏月||死亡日记(小说连载)

苏敏月||死亡日记(小说连载)

四、庄主? 我随那个老人走进了别墅,别墅的走廊里很暗,空气中有种难闻的味道,脚下的地毯,也是潮乎乎的,我不禁皱了皱眉头。 那个老人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迟缓着,僵硬着,向走廊深处走去。这里好潮湿啊,庄主他从来都不收拾吗?我用手掩住了鼻子。 不

是谁负了谁?

是谁负了谁?

她与他初见的那个夏天,她刚剪了短发。 那年,她与他都是刚刚迈进初中的青涩少年。 他被班主任分配做了班长,她被分配做了副班长。这是个没有投票毫不民主的工作分配。她起初有些不服气,小学做了六年班长的她第一次被压下去了,还输的如此莫名其妙。然而刚

北风那个吹

北风那个吹

作者:芳园睡月 子兮刚下车,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旅行袋,里面是几件换洗衣服。他想往家走,可是又忍不住回头往老车站方向看了看。那里的色彩有些暗淡,跟前些年他在那里做生意的时候比起来,有点像卸了幕布的舞台。如今,随着楼群的西移,商业中心也随之往西

邂逅,那个春天美丽的午后

邂逅,那个春天美丽的午后

春天来得如此张扬、傲慢得不可一世,要全世界倾尽所有的美等待她旖旎若梦般的惊艳一瞥。但没有人觉得有何不妥,理所当然得本就应如此。梨若初透过证件服务中心的落地窗极目远眺,宽阔的沥青大道泛着深邃的光泽。夹杂着翡翠绿的玻璃窗好似一道无边无垠的深渊

想起那个叫冷碧的女孩

想起那个叫冷碧的女孩

一 与梦儿分手后,我头顶上的天空突然黯淡,心痛得不能再痛。 爱得太深,伤得也重。我很快收拾行李,南下深圳。我想逃避那个曾经给我的生命注满了无比激情的地方,我想用漂泊来治疗伤痛。 在深圳,竞争非常激烈,想好好生存下来非得花很大功夫不成。在一家公

春风拂面的傍晚

春风拂面的傍晚

皖南那个小镇,因为有一条名叫丰乐的河流,而成为这座城市的直辖区。也因为是这个城市的中心城区,又有着原地区最集中的工业基础,从而才有了城市基础设施的大规模建设。 可不是吗?那沿着丰乐河而新建的徽州文化公园,正成为这座城市居民休闲观光的集散地。

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

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

文/熊家金 南方的雨季总是这样,一下就是好几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灰白色的屋顶上,雨水混杂着泥土和杂草,沿着瓦缝淌下,滴答滴答……村子有些年头了,听老人说他们那一辈人出生就住在这了,斑驳的墙皮被雨水冲击得掉了一地,远处灰蒙蒙的,好像有几缕

犹忆那年故事人

犹忆那年故事人

作者:觉小墨 方洛是在那个细雨绵绵的午后离开杭州的。离别之际,收到了姗姗的信息:想必你已经坐上车了吧?恐怕再去送你,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别伤心,开学前,我会去你的城市,去找你们玩儿。 方洛忍俊不禁,又忍不住的望了下周围,仿佛做贼似的害怕别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