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个那样的女人

曾经有一个那样的女人

文革前一年,一个农村少女,暗恋上了县剧团的一名男演员。一次看他演出,在他卸妆后偷走了他的戏靴,这当然引起了非议,也使他大为恼火。她父亲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她说她爱上了他,今后非他不嫁,而她才16岁。 以后剧团再到附近演戏,她父亲便捆了她的手脚

小说《中秋月圆》

小说《中秋月圆》

小说《中秋月圆》 八月十五快到了,也是农村秋收的时候,农忙时节,在外打工的男人们差不多都要回来收秋种麦。 田圐圙村的谷小满又起了个大早,做好早饭,回屋里轻轻地拍着正在睡觉的孙子,轻声慢语儿地叫着:鹏飞乖乖,起床啦,吃了饭,跟奶奶到村东头等你爷

潘沿美背后女人

潘沿美背后女人

(一) 话说潘沿美为了升官发财,把农村的老婆抛弃后,再婚时,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四川打工妹邓芳。这位年轻貌美的邓芳,确实为潘沿美升官发财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她又接受潘沿美新的任务,为了老公潘沿美升任党组书记,从副厅升为正厅级干部,去找任职不满两

美丽的映山红

美丽的映山红

题记: 在中国广大的农村,有许多这样的妇女,她们没有文化、没有技术而又不甘守着贫困,她们渴望外面的精彩世界,她们禁不住诱惑,但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对此我只能说:她们的肉体堕落了,但灵魂是美丽的。 布谷鸟叫的时候,四月兰回来了。 我是在村头的老

邪獾

邪獾

农村老人常说:宁惹黄大仙,不招邪性獾。 北方的獾,阴性十足,白天极少活动,多在夜晚出没。喜欢群居,一般居住在山坡阴面潮湿的洞穴里,洞穴多有若干出口,内部相互贯通。有的比较邪性,喜欢群居在坟地里,神出鬼没,令人一提起就头皮发麻,更加不敢招惹。

爱,难以释怀

爱,难以释怀

有这样一个女孩,她从小在农村长大,她的成绩不是最好的,却也是名列前茅的,由于中招的时候她没有发挥好,没有取得好的成绩,她和高中的分数线差了七分,她便从此与高中擦肩而过。她选择一个离家比较远的中专,开始她人生的新旅程。。 她入学第一个月是军训

生产队长的谜语

生产队长的谜语

六七十年代,大片的农村地区都有生产队,意思是所有的农民都得参与生产。这生产队也都有个队长,天儿早上就在街头等着,清点到队人数,人都齐了之后就开始上坡锄草,施肥。这中午头一般不回食堂,一家人往往在地里坐下来,就着大葱吃煎饼。 这天中午,尚庄村

孙启明理发

孙启明理发

六七十年代,大部分农村都是进公社,吃大锅饭。俺们这地儿也不例外,大伙儿一起出工,割草,凿石头。每次到歇息的空当,大家都会聚在一起闲扯,什么谁家媳妇要出嫁了,谁家分到的肉全是瘦的,哭着喊着闹到村大队要换成油水大的肥肉等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

眼不见为净

眼不见为净

在东北的农村有哥儿俩,哥叫甘洁,弟弟叫甘净,两个人都带有洁癖倾向,哥儿俩信奉:宁吃干净的邋塌,也不吃邋塌的干净。 春暖花开的时候,村里的埋汰大婶请他们哥儿俩把自家的炕给拆了,再搭上。原来这北方的土炕每隔个两三年就得拆了清除一下炕灰。哥儿俩知

富二代训子

富二代训子

老胡是内陆首批改革开放后发家的富翁,当农村小户人家在人前吹嘘自己是万元户的时候,老胡的儿子小胡说他家的钱是用麻袋装的。 小胡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除了上小学时一窍不通吃了点苦外,其余时光都是糟蹋着牛奶汉堡度过的。小胡十八岁那年在老胡的胁迫下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