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同学会

一个人的同学会

他们的同学少年,恰逢社会最动荡的年代,也是选择最多、个人命运最难料的年代。一步之差,往往就要付出一生的代价。因此分手半个多世纪了,他们从来没有过同学会,也就不难理解。 但这并不妨碍青春的鲜亮和浪漫,相反因为报国的热情与救国的责任,使他们更加

镀银首饰盒里的幸福秘诀

镀银首饰盒里的幸福秘诀

那一年,我快要疯了,我跟丹尼尔6年的婚姻走到了尽头,而我的母亲罗琳娜的生命也要走到尽头了。我变得不知所措,除了哭泣还是哭泣。 那一天,我坐在母亲的床前,她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她的手摸了摸我的头说:温迪,你不能再哭了,再哭,你的蓝眼睛就真的

一路带着伤心走过来

一路带着伤心走过来

那年,我10岁,小学六年级,那个年龄的我单纯可爱天真活泼,坐在我前面的小女孩长得漂亮迷人,在我们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喜欢,甚至是爱。每天上课一起,下课一起回家,有时候她还来我家一起做功课,一起玩。渐渐的成为了习惯,她对我很依赖,每次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