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李海君║ 我的名字怎么被杠了

【微小说】李海君║ 我的名字怎么被杠了

李海君,贵州人,警察。作品曾载《贵州作家》《中国文学》《北方文学》《普州文学》《山东诗人》《贵州都市报》《三亚文艺》《贵州司法》《法制生活报》《关雎爱情诗刊》《华文月刊》《新文学》《悦读》杂志等。 微小说 我的名字怎么被杠了 看见老公在厨房里

郭中会丨检举信(微小说)

郭中会丨检举信(微小说)

作者:秋谷 从那远祖就时刻不会忘记 让子子辈辈 隆起的一堆 紫气升腾龙凤起舞 从母生下那一刻起 守着摇蓝的父亲 总愿踮起脚尖把天上 最亮的星光摘给你 给你起个响亮的名字 天下第一 你我拾荒 走了这么多年的路 总是装着这重重的份量 生怕落地无声 又怕伴着名

牛三斤戒酒(小小说)

牛三斤戒酒(小小说)

牛三斤的名字本来叫牛贵,他的酒量大可不是吹的,一口气能喝一斤白酒,最多连喝过三斤白酒,这个记录全村老老少少都没有人能打破,所以在村里大伙儿都不叫他牛贵,都叫他牛三斤。 牛三斤是见酒走不动,村里只要有红白事,他是必到。只要牛三斤在场,酒桌上气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你不知道雪人的心

认识苏更之前,我先知道了他的名字。总觉得他应该是35岁以上,一脸沧桑,而且不苟言笑。其实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美院毕业之后,我被分到杂志社做企划,苏更就坐在我对面。我真的不敢相信,已小有名气的苏更竟然那样年轻。 苏更很活跃,其实那时我对他的背景

喜帖上的两人名字

喜帖上的两人名字

高三那年,眼看高考无望。我决定去当兵。 女友百般规劝,希望我能和她一起参加高考,可主意已定,我就像一头犟牛一样不可阻挡。去新疆服役,要坐车离开的那一刻,不知怎么的,看着站台上哭肿了眼的女友,眼皮直跳个不停,车在风中前行,一刹那间感觉前途一片

一生我只要你三天

一生我只要你三天

1. 小暖 小暖是林墨为我起的名字,曾经被他用一种很有磁性的声音叫了3年。 认识林墨是在5年前,我19岁,大学一年级的学生。父母离异后,父亲很快娶了另一个女人进门。我是个倔强的孩子,接连看了那女人几次脸色后,我就不再跟他们伸手要钱。从17岁开始,我在

阿妹的爱情

阿妹的爱情

她没有名字,我们都叫她阿妹。在她十岁那年,医生就说她活不满二十岁,她智障,行为迟钝,而且老化迅速。她与我同龄,是我丈夫的一个远房亲戚,一听说有人结婚,她就会急急忙忙跑过去。她是来贺喜的,满桌的饭菜勾不起她的食欲,她一门心思冲到人家的新房,

幸福其实是透明的

幸福其实是透明的

我开了一家西餐厅,名字叫作颜色。 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有颜色,五彩缤纷绚丽多姿,然而我惟独不知道爱情是什么颜色的,它似乎在我的生命里变得越来越苍白,完全地失去了光彩。 对着镜子我看到自己,天生的娃娃脸,20岁与30岁都没有什么改变,额头依然光洁

各安天涯

各安天涯

萧楚喜欢喊我冉冉,他说,我的名字是有魔力的,因为他每次叫的时候,世界都会安静下来。他站在我面前,撩过我额前的刘海,轻轻地说,冉冉,我们说好,永远不分升!我浅浅的笑,心里有甜蜜流出。 遇见萧楚郝年,我七岁,他八岁。留着十净利落的头发,穿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