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命运灾福 作者/汪全辉

小小说:命运灾福 作者/汪全辉

作者/汪全辉 这是真实之事,事就发生在我的头上,说来都是命运的之灾福吧!去年我于十一月五号在穿越村子前的公路上行走发生车祸之后,手神经经过三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却仍然无法康复,由于肇事方因车保了险不肯支付医药费,只好自己添交了十多万,家里的积蓄

【小说林】命运

【小说林】命运

文/张显鸿 (01) 养这些东西弄啥?家里整天骚哄哄哩!男主人在客厅里掐着腰。 我想养!我想养!女主人在沙发上哭泣。 让你溜的时候看紧点,别乱走窝,你就不听!男主人说。 它是个人?在哪儿走窝我咋知道?女主人说。 你瞅瞅长那个样?一只眼,灰不拉几的,一

伤痕(小小说)

伤痕(小小说)

文/耿德亮 人的命运多舛,林语凡坐在北京西郊公园一隅,边抽香烟,边瞧着西沉的落日。不由心底升起一絲莫名的怅然。此时,那段军旅生活又重新浮在眼前。 1969年春,林语凡入伍在南京军区某部服役,1米8几的个头,出身好,高中文化,是连里的标兵,人长的俊俏

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

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

人的命运就是忘掉一个和爱上另一个。没办法,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然后握紧手走到老。 1、 许晴朗一眼看中的人是费宁,费宁的脸白啊,费宁的眼神够忧郁啊,费宁的手指够纤长啊!用小资女青年周迅的话说:费宁满足了许晴朗对男朋友的一切想象。 她三番五次在费

爱,有错吗?

爱,有错吗?

当我们如最贪婪的赌徒,将最后的血本抛掷在命运冰冷的青石桌面上求一场大赢,却没有想到连自己都完全输掉,爱情又如何立足? 记忆里,那一年的栀子花格外香烈,而坐在后排的男生绿晨,有那样闪亮的眼睛。在每个下晚自习的晚上,他用自行车载我回家,艰苦地蹬

豆蔻年华、半世结局

豆蔻年华、半世结局

馨儿、你是一个小妖精 你是命运给我安排的劫,我知道我躲不过去,也无处可躲! —–前言 馨儿、他曾经轻轻的这样喊她,声音是那样的温柔。仿佛心田注入一条暖流! 她回头,给于他一抹微笑,但是眼泪突然绝堤,在一转身间、碎裂成行! 这么多年、左羽辰,我

遗失的美好-我们的故事

遗失的美好-我们的故事

不知是上天的眷顾,还是命运又一次不怀好意的捉弄。N年后的今天我们又相遇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小,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巧。再次的重逢又会给彼此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今非昔比,一切都物是人非了。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都有了亲爱的他/她。再次的面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