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微小说【别了!凤凰】

微小说【别了!凤凰】

微小说【别了!凤凰】 文/冷月轩主《唯一》 暖风吹拂箫筱的秀发,可是却暖不了她的心房。她的心犹如三九严寒的天冷到冰点。泪水打湿了她的双眸,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命运如此对她。为什么让她失去所有,最爱的人也抛弃了她。站在桥头仰望,往事如电影般从脑海

NEW

【小小说】死于惯性思维的老年鼠

【小小说】死于惯性思维的老年鼠

【小小说】死于惯性思维的老年鼠 /张文春 茫茫田野,三只老鼠在田埂上聊天。中年鼠:我家小孩学习很是用功。特别是外语成绩优异,不仅口语发音准确,而且表情惟妙惟肖。 你家小孩这么努力,一定会有好前程!掌握本领必须从娃娃抓起。如果不是我从小练就的一

NEW

【小小说】母子

【小小说】母子

【小小说】母子 /张文春 已经是腊月28了。这是英和伟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总得有点声色。伟自己打理一家公司,业务多,工作忙,无暇顾家。扫房、洗被、上街购物等家务事就都落在英的身上。前几天伟的父母飞往海南去小儿子家迎接小孙子的诞生,伟与前妻的儿子

NEW

【小小说】回家

【小小说】回家

【小小说】回家 /张文春 大山恨小姗,恨老祥,更恨钱。 上帝既然创造了人,还默认了人们偷吃禁果后所产生的刻骨铭心的爱。为什么还让人间存在侵蚀爱的恶魔钱。只要有钱的参与,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忠贞爱情统统见鬼去吧!大山自斟自饮泛着苦味的洋酒。大山怎

NEW

我正在佛前木鱼,颂着一些参透红尘的经书

我正在佛前木鱼,颂着一些参透红尘的经书

【散文】破晓/齐珂(山西) 消息传来的时候, 我正在佛前木鱼,颂着一些参透红尘的经书 。可是佛啊,你高高在上,整天一副悲悯众生的样子,又曾真的感知这人间疾苦? 我望着夜幕下的苍穹,夜色阑珊,远处传来喧闹的声音,被火光照亮的天空,在隐隐暗示着什么

NEW

【小小说 】扶贫

【小小说 】扶贫

【小小说 】扶贫 /吴康权 金锁带着简单的洗漱用具,高兴的出发了,他被抽调去精准扶贫。在紧张的短期培训里,他看到中央扶贫这么大的力度,投入这么多资金,心里非常高兴,并且满怀激情,心里满满的是农民脱贫的憧憬,坐着当地政府派的越野车,颠簸了三个多

NEW

(微小说)我的妻子

(微小说)我的妻子

(微小说)我的妻子 王景泉 妻子是她们家族的第一个孙辈,但因为是个女孩,她的爷爷极不喜欢。五岁那年,妻子得了重病,已是奄奄一息。但爷爷就是不准送医院,一个丫头看什么看,死了倒好。岳父惧怕他父亲的威严,不敢拿主意。岳母只得在夜里偷偷把孩子送到

NEW

【小品】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小品】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小品】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时间:一个中午 地点:付喜家 人物:付喜、丢丢、徐干部 音乐准备:《好人就有好梦》《相亲相爱一家人》等三首 故事梗概: 付喜是X村的一名贫困户,妻子的离世,直接使得付喜,颓废不堪,只能勉强解决温饱。在徐干部的帮扶下,付喜

NEW

【微小说】老犬

【微小说】老犬

【微小说】老犬 远山的牧场里,犬懒懒睡在草地。那耷拉着的脑袋,让姿势尽可能显得舒适,高贵的头颅上那一片被主人抚摸的很是光亮的毛发,犹如崭新的王冠。身边不时有调皮的羊儿与族群走散,埋着头吃草总会忘了自己的处境吧,然而只是一声凌厉的犬吠,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