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精读】田斌:大义灭亲

【小说精读】田斌: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 A小区每天早晚邻居们都会碰到一位身着整洁警服身材高挑、风韵犹存的中年警嫂和他风度翩翩的丈夫,手拉手上班下班,从不坐车,两人恩恩爱爱,有说有笑。邻居们都投以羡慕的眼光看不转眼。 听说他丈夫是某省委机关干部,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只见

高处的风景

高处的风景

老栓不老,今年二十五。 老栓每天的工作就是爬上爬下,给高楼外墙刷涂料。最刺激的就是腰里拴着一根粗绳子,悬在半空,晃晃悠悠的荡来荡去。 老栓小时候恐高。十六岁第一次到县城上学,上到教学楼第五层往下看,一阵眩晕恶心,害的他腻歪了好长时间。自此以

东巴情侣T恤

东巴情侣T恤

2003年的夏天,我在云南丽江待了许久,每天只是无所事事地和丽江老人坐在阳光里发呆,到了夜晚就随着雪山流淌至古城内的融雪暗自神伤。有人说,丽江是治疗心灵伤口最佳的地方,表面繁华,骨子里却充满了忧伤,正像我。 我喜欢的人拒绝了我对他爱的表白,我还

如何忘记一个人

如何忘记一个人

那一年,你失恋了。 这个城市里,每天可能有成百上千个人在遭遇失恋,但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无法说忘记就忘记。于是你在清早起床时想起他,在拥挤的电梯里想起他,在寂寞的晚餐时间想起他。你甚至感觉自己无可救药了,越想忘记一个人,那个人的声音偏偏似晚钟

为什么深夜还不关机?

为什么深夜还不关机?

女孩每天临睡会先关掉手机,然后把它放在写字台自己的相架前,这个习惯从买了手机的时候就这样保持着。 女孩有个很要好的男朋友,两个人不见面的时候,就打打电话或发发短信,大家都喜欢这样的联络方式。 有一天夜里,男孩很想念女孩子,打了过去却关机,因

蝴蝶花

蝴蝶花

每天,小米都要去那个山坡。那里开满了蝴蝶花。害羞恬静的小米喜欢上了那像自己一样温婉的花。在这里,小米才觉得自由开心。 一连几个周末,宪生都会来这写生。挺直的鼻梁,清晰刚劲的脸庞,米白色的休闲外套干净明朗。小米从来没有看过他的眼睛,因为他总爱

黑白片之恋

黑白片之恋

他看上了一个银行的姑娘,每天跑上十几里地到那银行去存钱,每次存10块钱。 这个故事是我听来的,讲述者信誓旦旦地保证它的真实。 我和讲述者在列车上相遇。长夜无聊,免不了要谈论一下女人。他问:“老弟,你结婚了吗?”我说:“结婚就像逛商店一样,没带钱

薇丫头

薇丫头

朋友的店铺,开在大学城最繁华的路段上。所以几乎是每天,都有很多面容新鲜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涌进来。我喜欢这个叫薇丫头的店铺,并不是朋友的缘故,更多的,倒是因为爱与店里叫薇的女孩子,闲扯上几句。 薇不过19岁,却已在这个城市里独自闯荡了两年,所

风过无痕

风过无痕

玉明白,自己已经无可遏制的陷进去了。 每天她都在等待着那个头像亮起,等待着他发来温情的笑。 与风相识与论坛,他的多才多艺,他的幽默风趣,他的善解人意,无不处处打动着她,而在聚会K歌时,他的内敛羞涩,他一展歌喉时的惊艳,更让她心潮澎湃。 记得第

繁衍若华,谁能与我不诉离殇

繁衍若华,谁能与我不诉离殇

1 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在自己身边来来去去、 或认识,或不认识。 戴着耳机,站在人群中央,每个人都匆匆忙忙的从身边走过。 迷茫的看着阴郁的天空。 快下雨了吧。 慢慢的挪动着步子向对街走去。 2 花老是问我一个问题。 她说:你是不是没睡醒? 我每次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