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李国明/母亲的陪嫁

【小小说】李国明/母亲的陪嫁

【小小说】李国明/母亲的陪嫁 黑叔就站在父亲身边,买树的贩子在橘树下转了一圈,在父亲面前伸出五个指头:给你这个数,咋样?父亲摇摇头:不是钱的问题,这棵橘树,不能卖。 树贩子说:越是上赶着,你越是不卖,别以为我非得买你家这棵橘树。 黑叔帮树贩子

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黄土地上的女人 谨献给勤劳善良、吃苦耐劳的西部母亲们 王兴华 大西北的冬天总是有些冷。这不,昨天下午忽然刮起了一场大风,发怒的狂风呼啸着从塞北的黄土地上卷过,被狂风裹挟的砂子,漫天飞舞,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迷得人睁不开眼睛。我赶紧跑回家,关好

感 染 (小说)

感    染 (小说)

感 染 (小说) 文/吴飞舟(浙江) 费君是一个孤儿,也无兄弟姐妹,他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因一场重病去世了,父亲没有续弦,又当爹又当妈的把他拉扯大,到了他十八岁,父亲在一个秋日的黄昏因车祸失去了生命。他也没考上大学,就独自一人走南闯北,常年漂泊在

母亲·老牛(散文)

母亲·老牛(散文)

文/侯丽君 到现在为止,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在中华大地肆虐了一月有余。通过举国上下的齐心协力和医护人员的不懈努力,疫情终于得到了缓解,虽然还完全没有被消除,但喜讯不断传来,大大鼓舞了国人的士气。然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多少患者被病魔夺去了生

信任的力量(小小说)

信任的力量(小小说)

文/叶李芬芳 于培培该考大学,非让母亲高文静请刘慈敏老师。刘老师曾经辅导过培培,那是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培培才上小学四年级。 那怎么行?刘老师在工厂上班,黑班白班的,精力能跟上?再说她也不是大学毕业生。于培培的母亲忧虑重重地给女儿说。 行!刘老

“疫”路有你||胡新旺:隔离(小小说)

“疫”路有你||胡新旺:隔离(小小说)

隔 离 胡新旺 大王庄的玉田,母亲生产他时,大出血丢了命。是父亲含辛茹苦拉吧他成人,不幸的是,他十三岁那年,父亲被确诊胃癌晚期,半年后也离他而去。 十三岁的玉田投奔了三叔,三叔是木工,整天街头巷尾给东家修修家具,给西家做做门窗 ,艰难度日。玉田

王起||三跪爹娘(小小说)

王起||三跪爹娘(小小说)

文/王起 一跪爹娘 郝丽梅的母亲于秀花终于答应把闺女嫁给根柱了。 不过于秀花嘟噜着猪肚子脸来了个转折词。 根柱刚想激动一下, 这一不过就象一瓢凉水泼过来,根柱的心又凉快了。因为他知道不是个简单事儿,准得绊他一个跟头! 不过,订婚前要先送过十万块彩

肖江:弱水一瓢饮(中)

肖江:弱水一瓢饮(中)

文/肖江 4 弱水的母亲去世后,她和余刚一起处理好母亲的后事,半年之后奉母遗命和这个她不爱的男人结婚了。 新婚之夜弱水借口说累,便和她新婚的丈夫背对而眠。余刚抱得美人归,心中满是欢喜,加上自己也喝多了,便也由了她和衣而眠。 后来几天弱水又推来推

母亲的烟火散文

母亲的烟火散文

母亲返回城市,母亲拒绝了。她说,她离不开房屋,离不开烟花。 村子里有人用煤气炉和电磁炉,但母亲不愿意。也许,母亲早就习惯了那些土锅。几天没见到它了,好像我觉得这不是生活。锅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短文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短文

今天是我母亲70岁生日。 我母亲去世已经三周年了。 母亲一生中从未过过生日,但是在她去世的那一天是她的生日。 母亲的生日与献祭的日子是同一天。 一个母亲,她一生中从未过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