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 | 刘如库:香油张

小小说 | 刘如库:香油张

灰蒙蒙的天空挤满了铅灰色的阴云,偶尔有几片雪花飘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气,直往人鼻子里钻。 秦楼村一巷子口的空地上聚集了很多人,一位年过六旬的老汉塔一般地伫立着,一身泥。他眉头紧皱,手足无措地凝视着车座上往外渗油的油桶,宽宽的额头上沁

弱水殇华

弱水殇华

一文:陌漓 通往冥界的途中开满了妖异如血的彼岸花,前方的岔口又传来那来自阳间的呼唤。 看着由黑白无常领回来的幽魂,白衣胜雪,目若星辰,在如血的彼岸花的映衬下甚是好看。我不禁苦笑着摇摇头,好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如斯温文儒雅,却也终究逃不过感情的

我给星星打电话

我给星星打电话

夜晚降临了,天上布满了一闪一闪的小星星。那么多,那么美,好像魔术师变出来的一大把宝石。有一天,我对天空许下了心愿,想给星星打一通电话,上天满足了我的心愿,眼前立即出现了一部通往天际的电话。 叮铃铃,叮铃铃 喂,你是谁啊? 我叫周旭峰,是个小学

线团和小狗的故事

线团和小狗的故事

从前,有个仓库堆满了线团,它们有很多话想跟自己的伙伴倾诉,可是,它们没有嘴巴,不能表达自己的意愿。大家心里都憋得慌。 有一天,一只流浪狗无意中闯进了这个仓库,看到这么多五颜六色的线团,很惊奇,心想:这些漂亮的线团能跟我做好朋友、陪我说话就好

张学良,早起“大笑”半小时

张学良,早起“大笑”半小时

张学良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1936年底,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便踏上了漫长曲折的幽禁之路。命运的沧桑并没有让昔日少帅看破红尘,恰恰相反,他把被软禁当成了修身养性的人生大课堂。 每日清晨6点,张学良准时起床去登山,在半小时的登山过程中,他摸索出了一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