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粒扣子的爱

关于一粒扣子的爱

女人做完小手术,刚刚过去24个小时。麻药已经退去,她蓬乱着头发躺在病床上,和男人轻轻地聊着天。 现在可以吃点东西吗?他问女人。 医生说不可以。女人说。 喝水呢? 也不行。 嘴唇干吗? 还行,女人笑笑。她抬头看看挂着的吊针,突然说,你的扣子掉了一个

父亲和爷爷

父亲和爷爷

每到过年,父亲都是和他的一些狐朋狗友打麻将度过,这一年当然也是不例外了。几人约好晚上七点来父亲的家里打麻将。 晚上八点了,父亲的那些朋友还没有来,父亲无奈,只得陪着母亲都是看着春晚。 父亲:这些王八蛋在搞什么鬼,这么晚都还不来。 母亲:大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