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精读//李磷:彼岸·年华(连载之四)

小说精读//李磷:彼岸·年华(连载之四)

彼岸年华 04 时光荏苒,秋已残。 娜娜意气风发地冲进画室,一进来就说:哇,原来我哥是个游戏高手。 此时,我正在画室里和李祥下棋,黑白子正犬牙交错,棋盘上战火纷飞。然后头也未回,我说我就只听到你说过你妈撒下你就被乡政府的拉去骟了,怎么还有个哥,

尚续帮||捉鬼人(小说连载)

尚续帮||捉鬼人(小说连载)

【作者:尚续帮】 关门弟子 山里人本来就保守,巧儿怕这件事说出来反而会被人误会,况且续宝儿也没有得手,除了她娘,这件事也没有对人说过,从这之后续宝儿也曾试图找过巧儿,但经过那件事之后,心里有所防备也就没有过和续宝儿单处的机会,后来续宝儿改行

杨友全||更年期(小说连载一)

杨友全||更年期(小说连载一)

文:杨友全 一 苍茫的原野,本是天高气爽,碧空如洗的天气,但随着一阵东南风的袭来,霎时浩瀚的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夹击着乌云,铺天盖地,大有黑欲压城城欲摧之势。顷刻间,整个村子笼罩在阴昏地暗的苍苍云雾之中。 村长宫福祥将巴掌掩在眉毛上方,抬眸瞭望

《万里东风一梦瑶

《万里东风一梦瑶

小说连载 (第一篇) 魏魏群山下,座落着一个小村庄(狮子沟),这小村庄可谓是穷山僻壤,满山遍岭的松树都没有几颗长的成材料的,歪扭七八,村子里有位姓张的人家,户主叫张发。 七十年代末,张发的女儿张巧云出生了,这小姑娘一生下来像个粉团子,惹人喜欢

苏敏月||死亡日记(小说连载)

苏敏月||死亡日记(小说连载)

四、庄主? 我随那个老人走进了别墅,别墅的走廊里很暗,空气中有种难闻的味道,脚下的地毯,也是潮乎乎的,我不禁皱了皱眉头。 那个老人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迟缓着,僵硬着,向走廊深处走去。这里好潮湿啊,庄主他从来都不收拾吗?我用手掩住了鼻子。 不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1)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1)

一 淋沥的细雨从黑沉沉的空中飘落下来,虽说时令已近小满,接连两天的雨使得淮北山区犹如三月份天气,山风挟着雨丝吹落到身上,冰凉刺骨。刘天民缩了缩脖子,将手中的驳壳枪插回腰间,臥在洞口。他抬头望了眼天空,目光落在数丈外的一棵松树上。经过连日激战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2)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2)

张连长当着部下的面被夺去武器,正感到羞愧难当,见李团长还他手枪,又帮他打圆场,心中又是感激,又是恐惧,慌忙接过手枪,放回枪套,说道:李长官不愧是识枪的行家,说的一点不错。李团长左手掐腰,右手扬了扬:张连长过奖了。随之神色一变,郑重地说:现下国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3)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3)

三 刘天民想到栓子等人在国军围剿下,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却又为国军落到这等地步,因得武器之喜转化成忧虑,低声嘀咕道:这事有些划不来。秦川见他目光凝滞,多时不语,正想引他说话,见他开口,说:什么划不来?任务是当秦川的面接下的,刘天民不想让他以为自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4)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4)

四 刘天民又将目光望向那棵松树,他所以对松树这么关注,是因为他父母被地主恶霸吊死在松树上,那时他被绑在树下,看着父母活生生地从挣扎到死,眼中喷出的怒火恨不得将杀害父母的恶人焚烧,可那时自己的命尚在人手,又何谈除掉仇人。当地主想斩草除根,杀刘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5)

小说连载 | 魏成飞:天职(5)

五 刘天民下到山腰,静等手榴弹炸响,那知等了一会却没有动静,一抬头,见栓子正身影晃动着向上爬,寻思:难道引绳出了问题?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按说刘天民打了多年游击,无日不在危险中度过,即使手榴弹炸不响,也不该这样紧张。刘天民目不转晴地望着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