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小说】党永高/摆地摊 党永高 夜已深,李老头没有一点儿睡意,两眼盯着天花板发呆。老伴儿还在忙着归整那些水果,新鲜的放一筐、不新鲜的放一筐,变质的也舍不得扔,把坏的地方用刀子削掉,老两口照吃不误。 老婆子,你说今天咱们看的那个铺面,租金贵吗?

送 错 楼

送  错  楼

送 错 楼 文/蛮峒杞人(湖南) 快乐的乡下老头近来又有了一个新名号叫送餐达人。这个名号是自封的,用来炫耀的范围也很小,仅限于自己的老伴和孩子。 自封为送餐达人的乡下老头提着保温箱来到了黄家御苑小区的南大门,他左手举着餐箱,右手行个山寨版的军礼

杨友全||倔老头(小小说)

杨友全||倔老头(小小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来了,严控外来车辆和人员进入村子是当今堪比刀架在脖子上的重要任务。 这村子紧挨着省道,坐落在城郊结合部,依照上级要求,村两委果断决策,对大小路口相继进行了栅栏式的封堵。但封堵归封堵,总得留有一道路口可供村民进出城镇买些生活必

有个老头爱裸奔

有个老头爱裸奔

我常想,人是因为长得漂亮才爱打扮,还是因为爱打扮才漂亮?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容貌出众的人,极少有不注重自己仪表的,至少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 看过父亲年轻时候的照片的朋友都承认,父亲是少见的美男子。他,俊逸、高挺、英气勃勃中带有一丝儒雅,当今

白鹤的布袋

白鹤的布袋

从前,有一个老头和老太婆。老太婆经常骂老头,天天用掸子和树枝打老头。老头受老太婆欺侮,日子很难过。他带上一副捕野兽的网,走到野外撒开,捕住一只白鹤。老头对白鹤说:做我的儿子吧,我带你去见老太婆,但愿她不再对我唠唠叨叨。白鹤回答说:爸爸,请

变色门

变色门

门卫刘老头最近遇到了烦心事,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既不能同旁人说,又不能一次性彻底解决。 这事是从一个周一的晚上开始发生的。周一晚上,刘老头照例检查了一遍办公大楼,关好了办公楼的大铁门,可是躺下后不知为何总觉得不对劲。大约夜里12点钟,刘老头闻到

老两口

老两口

他一进门,就迎出来一个白发老头。青年推销员恭恭敬敬鞠了一躬。喔,喔,可回来了! 你毕竟是回来了。老头脱口而出,老婆子快出来。儿子回来了,是洋一回来了。很健康,长大了,一表人才!老太太连滚带爬地出来了。只喊了一声洋一! 就捂着嘴,眨巴着眼睛,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