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遇害事件

作家遇害事件

咚咚winter 咚咚的碎语 脸上冰凉的温度让作家渐渐恢复了知觉。作家花费几秒钟想起自己在走夜路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人打晕这件事后倒抽一口凉气,抬起有些沉重的眼皮,四处张望,试图把握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 作家试着挪了挪身体,发现自己被牢牢地绑着,动弹不

眉毛和睫毛的故事

眉毛和睫毛的故事

当主人沉睡的时候,脸上的眼睛、鼻子、耳朵开起了讨论会。 耳朵说:我每天都要替主人听各种声音,真累啊!鼻子说:主人老是用我闻各种味道,我的工作也不轻松叫!眼睛说:我呢,每天,主人一醒来,我就开始工作,为主人看路,帮助主人读书,我最辛苦了! 接

脸上的下等肉

脸上的下等肉

镇长招待县长,因为人少,所以县长的司机也坐在一桌。司机老武已经是给四个县长开过车的老司机了,什么事没见过?县长戴着眼镜,斯文的样子,今年年初才调过来。所以在心里,司机还小看了县长,他觉得这个县长没有过去的苏县长有气质。酒喝到半醉的时候,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