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小说:呜——

闪小说:呜——

病床上一位耄耋老人,按着肚子不住地哼哼:疼,疼…… 老年人便秘,家人棘手,医生慌神。 咋办呢?贤医生,过一个星期了,陪伴的孙子瓮声瓮气诉说,上吃下塞,越来越没有作用,倒是影响了阿尔茨海默症。 嗯,会有办法的。小贤医生开始按摩病人的肚皮,然后

苏敏月||死亡日记(小说连载)

苏敏月||死亡日记(小说连载)

四、庄主? 我随那个老人走进了别墅,别墅的走廊里很暗,空气中有种难闻的味道,脚下的地毯,也是潮乎乎的,我不禁皱了皱眉头。 那个老人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迟缓着,僵硬着,向走廊深处走去。这里好潮湿啊,庄主他从来都不收拾吗?我用手掩住了鼻子。 不

难言的人生

难言的人生

文/艾月魂 他是个孤独的老人。六个月前,刚过了六十岁生日。也就在六个月前,他办理了退休,离开了工作三十八年的工作岗位。 此前,他一直在绿原县档案局工作,三十八年里,他从没挪动过。 档案局有许多秘密。 这些秘密都藏在那些档案里! 在他三十八年的工作

平安夜燃烧的“老人”

平安夜燃烧的“老人”

作者:杨广虎 平安夜有路人报警,护城河有人燃烧。等警察到达的时候,人已经面目全非,死了。 据警方调查,说是一无名氏拾荒者自燃,女性,大约60岁。 一个拾荒者自燃?为什么要在平安夜自燃?卖火柴的小女孩还在延续着美丽的童话,一个老人就这样悄然无声地离

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

那个老人,飘荡的浮萍

文/熊家金 南方的雨季总是这样,一下就是好几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灰白色的屋顶上,雨水混杂着泥土和杂草,沿着瓦缝淌下,滴答滴答……村子有些年头了,听老人说他们那一辈人出生就住在这了,斑驳的墙皮被雨水冲击得掉了一地,远处灰蒙蒙的,好像有几缕

邪獾

邪獾

农村老人常说:宁惹黄大仙,不招邪性獾。 北方的獾,阴性十足,白天极少活动,多在夜晚出没。喜欢群居,一般居住在山坡阴面潮湿的洞穴里,洞穴多有若干出口,内部相互贯通。有的比较邪性,喜欢群居在坟地里,神出鬼没,令人一提起就头皮发麻,更加不敢招惹。

婚姻是一只风筝

婚姻是一只风筝

在我们的小区里,住着一对幸福的老人。他俩已年过古稀,但脸色红润,神采奕奕。每日晨昏,花园的甬道上都会出现两位的身影,牵着手,聊着天。在春日,微风轻拂,碧空如洗,两位老人就会带着风筝,来到广场上,老婆婆举着风筝,老先生牵着线,小跑着,很好地

怀念初恋

怀念初恋

老人病卧床榻,自知时日不多。很多时候,他会轻嘱老伴为他播放一首曲子。那是上世纪40年代的流行歌曲,歌名叫做《梦中人》:月色那样模糊,大地笼上夜雾。我的梦中人儿啊,你在何处 老人的行为无疑有些怪诞。更为怪诞的是,他还让女儿为他买来南京的报纸,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