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冽

凛冽

小说 凛冽 叶稻葵 一 一场雨落下,接着入了处暑,庄稼长得旺盛,大地像个经了事铅华洗尽的浪人,脱了层皮后终于缓缓地醒觉过来。 他叫陈迟,陈家村响当当一后生。上世纪70年代,他给陈禁火家带来了旷日持久的欢笑。陈禁火是个耿直的农家老汉,村里人却笑话他

微型小说 l 僧 人

微型小说 l 僧 人

作者:刘慧贞 寒风凛冽的冬天。这天下午,商务宾馆内来了一位三四十岁模样的高个僧人,棉帽下有张帅气的脸。 宾馆的价格明码标价,僧人的朋友还是悄悄讨价还价,少付了20元。僧人的朋友把他送进房间就走了。 不一会儿,脱掉外衣的僧人,下楼想买水。服务员小

一个承诺的故事

一个承诺的故事

作者:陈茂宏 隆冬,凛冽的寒风,风干了大自然的花草树木,眼前的群山林海,看上去也仿佛清瘦了许多。 那天早上,我从山上坑道情报值班室出来,在下山回营房的途中,发现一位白发老大爷,佝偻着腰在山坡上砍柴。基于情报员职业的警惕性和敏感性,我怀着戒心

千纸鹤

千纸鹤

眼看就要冬天了,凛冽的北风肆意的狂卷着树上那仅留的一点枯黄,霓虹初上路上的行人仿佛被雨打了一样行色匆匆,天空中有一层淡淡的云模糊了月亮的斑驳使整个世界也为之暗淡了不少。 在街头的一角有一对男女,枫,你刚才在说什么?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女孩

英风凛冽“泣马坳

英风凛冽“泣马坳

“泣马坳”位于莲花县城北面闪石和坊楼交界的山腰上。这坳名的来历,还得追溯到南宋年间一段悲壮的故事。 这是一条荆棘丛生的羊肠小道,从岭下绕着这座大山蜿蜒而上。道路崎岖,极少行人。 残阳衔山,鸟鹊归巢。正是日落黄昏的时辰,这条古道上突然出现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