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小小说】唐波清/父亲与粮食 在咱老家那个山窝窝里,父亲也算是半个文化人,父亲在村小学当了十多年的民办老师。在我儿时的记忆中,父亲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早上,父亲穿上笔挺的洗得有些泛白的中山装,细心地梳理好茂密的头发,提着空空如也的黑色旧皮

转 学

转 学

高林哥俩回到老家已半个月。建净水器厂子的事顺风顺水,但孩子转学却迟迟没有落实。开学都好几天了,别人家的孩子都欢蹦乱跳的上学了,他们家两个孩子天天收拾书包,问哪天能上学,问的两个大人心里毛毛的。 回老家前,村主任王不好是答应帮忙的,但是他们考

美丽之花

美丽之花

二姐从老家打来电话告诉我,妻子顺利生下孩子了。 除了激动,我觉得很对不起妻子,在她最需要勇气与关爱的时候,作为丈夫,我却在千里之遥的地方。我也很愧对刚出生的孩子,在他最需要父爱的时候,作为父亲,却不能在他的啼哭声中抱着他,吻着他。 我和妻子

最爱的人原来就在身边

最爱的人原来就在身边

我的老家在广东的一个小地方,那里虽然偏僻,但是风光很好。我读中学时,和父母一起到了广州,虽然离开了老家,心里还一直惦记着,而且我有个心愿,要和自己心爱的女孩在老家的山顶并肩看日出。 我那时喜欢邻班的一个女同学,等了她三年,因为她不想在上大学

老家村寨散文

老家村寨散文

蛰居闹市,魂牵梦绕的依然是遥远的老家村寨。  地属桂西北的老家村寨,村落规模虽小但充盈着温馨的气息。地图上难以找到它的名字,壮音叫“廷怀”,汉语译为耕牛卧憩泥塘处。

打内战

打内战

小周携新郎官小梁长假期间回了趟老家拜谒父母大人,假期结束返回苏州半月有余也没想到给双亲老人回报个平安。 这不,放心不下的老母趁着休息日电话打到家里:你们在干嘛呢?电话响了多时还迟迟不接。母亲的心情愈加焦虑。 哦,老妈你好啊!接电话的是小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