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吴利强║两个看车人

【微小说】吴利强║两个看车人

吴利强,陕西陈仓人,曾用笔名青叶、望云 两个看车人 喂!您在哪里?我要取车。 等一下,我在外边,一时走不开我让别人给你开门。电话挂了,我蹲在车库外焦急地等着。 大约十分钟后,有个趿拉着拖鞋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他问:是你要取车吗?我说:是的。我

两个闺蜜的两位公子

两个闺蜜的两位公子

小说 两个闺蜜的两位公子 文/鋫鋫 1 小红与小兰一直是很要好的闺蜜,无话不说。她们同一个时间结婚,同一段时间怀孕,同一段时间生子。 怀孕的时候,她们挺着个大肚子携手逛街,大谈育儿经,不知道那是不是已经开始胎教。瓜熟蒂落,两个孩子相继出世,他们的

两个村干部 (小小说)||浙江 金阿云

两个村干部 (小小说)||浙江 金阿云

● 金阿云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坐落在西龙山半山腰的西岭乡垅头村,只有一条崎岖的石板路通往山下的泉下村。村里没装上电话,户户都是破木房子。泉下村早有了机耕路通到西岭乡。其他邻村也都有机耕路、水泥路。村民意见蛮大,老村委一班人马在选举中落马。

小故事 大道理(3)、一锤准与一刀狠

小故事 大道理(3)、一锤准与一刀狠

在赵洼村,有两个名人,一个叫一锤准,一个叫一刀狠。 一锤准是杀狗的,一刀狠是杀驴的。 一锤准之所以被三乡五里叫得响,是因为他一生杀狗无数。他杀狗的时候不用刀,只需一把大号木锤,手起锤落,那大号木锤,不偏不正,正好砸在狗头中央。那锤下之狗,便

王起||两个电话(小小说)

王起||两个电话(小小说)

文/王起 就在他打开卧室里的保险柜的同时,防盗门也传来了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 你你是谁?!进来的是个中年男人,你怎么到我家里来了?! 他是个老手,多么复杂的情况都遇到过。他异常冷静地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淡定得像个主人。 我是谁,难道你还看不

涿浪飞花

涿浪飞花

江湖传说是一个江湖奇说, 是一段江湖传奇, 两个人的恩怨情仇,开始的。 这两人是沈浪和王怜花的恩怨情仇! 一个是全江湖顶顶大名的大侠王怜花,是桃花庄的庄主。 另外一个则是武功超高绝顶江湖公敌的 沈浪,沈公子。 他们却在江湖上演一出,爱,恨,情,愁

分开,才想起珍惜

分开,才想起珍惜

他和她是活在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被家里人都宠的小天使,一个是被家里人看作是小混蛋的小恶魔,正是这样两个人,成就了一段爱情。 那年他6岁,她4岁。她4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了他,他是她爸爸哥哥的孩子,他不是她大爷亲生的孩子,所以没人喜欢他。雪第一眼看

冯秀丽:一辆手推车

冯秀丽:一辆手推车

两个买车人对老姜的木制独轮手推车赞不绝口,爱不释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老姜得意地看着他们两个,抽了两口旱烟袋,没有答话。 两个买车人对视了一眼,其中的高个儿狠了狠心,咬了咬牙,对老姜伸出了四个手指头:老哥,400块钱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素凉站在篮球场看球。政管与经法,两个与我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系,但她的神情十分专注,紧张时发出尖叫,声音可以压住身旁的鼓声。十月阳光明晃晃泼下。一张脸如此热烈生动。 总是会有人问,宁安,你怎会有素凉这样的朋友。2000年的素凉。穿紧身吊带,只过

喜欢一个人是用耳朵,爱一个人用的是眼睛

喜欢一个人是用耳朵,爱一个人用的是眼睛

我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电话那边的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崩溃。 他沉默了良久,轻声说:好。那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吧。让我去你的学校陪你一天,做最后一天情侣。 我应允他。终于要分开了,不免有些伤感。三年了,我们分隔两地,每天只能靠着电话、电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