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永 不 凋 谢 的 百 合 花(小说) 文/辛永健(吉林) 盼望了一天的他,终于打扫完卫生可以下班了。他匆匆忙忙地在水龙头下洗了几把脸。秋天的自来水已经很凉了,可他全然不顾。 脱下背上印有某某物业小区字样的灰色工作服,穿上早上出门时从家里带来的领口发

齐川红:【小说林】杏儿不再开

齐川红:【小说林】杏儿不再开

三天回门后,星儿终于可以清净下来感受适应新的环境。以后就要在这里扎根生活一辈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想到这,她自个在心里笑了。几天的紧张矜持使她不曾注意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鸡一鸭。院子里很静,也很冷,但还弥漫着婚宴的喜庆和芬芳。我要成为这

那一场,粉色的雨

那一场,粉色的雨

文:水墨雨嫣 时间是那么柔软,可以滴出水。空气却在热烈燃烧着呼吸。 六月,炎热似火。此刻的心情犹如这燥热的空气,闷燥、厌郁。 没有一丝风。心,跟着灼热的阳光一起刺痛,一起晃

少年,你可以不用有理想

少年,你可以不用有理想

给宝贝女儿回家摆满月酒加百日席兼周岁宴,需要到亲戚们家里一一告知时间和宴席地点,亲朋好友摆十几桌,欢聚一堂,吃喝聊天,以话情意。 到一远房姑姑家告诉的时候,照例会在家里坐几分钟,叙叙这几年来别后的情况。 姑姑突然对刚上初一的小表弟说道,你看

其实爱情可以不美丽

其实爱情可以不美丽

玻璃是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盒,他用来装那些美丽的东西。在这些美丽的饰品中有一个非常精致,而且小巧的镜子。她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吸引人。玻璃被她深深的吸引了,他的心被打动了。他深深的爱上了镜子,可镜子却不加理睬,总是摆出高傲的样子。就算这样玻

有多少故事可以重写?

有多少故事可以重写?

他几乎是她的仰慕者,从学生时代就看她的文章。她的行云流水的文字穿透时空,丰盈着他年轻的岁月,让他对生活充满着美丽的激情。他一直以为她是白发苍苍之人,因此那种爱慕只是单纯的爱慕。 一次机缘巧合的机会,俩人相遇,那时他才知道她也不过是他那般的年

打酱油

打酱油

秀娟和喜顺是大学同学,毕业时秀娟可以留校,可为了爱情她还是和喜顺一起来到了这个县城。县教育局分配时只准留一个在县城,于是喜顺去了离县城七八十里的尖山洼小学,条件苦不说,还不通车,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那时候,两人感情真是好的没法说。喜顺住校

有个老头爱裸奔

有个老头爱裸奔

我常想,人是因为长得漂亮才爱打扮,还是因为爱打扮才漂亮?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容貌出众的人,极少有不注重自己仪表的,至少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 看过父亲年轻时候的照片的朋友都承认,父亲是少见的美男子。他,俊逸、高挺、英气勃勃中带有一丝儒雅,当今

没有一座城可以让爱停留

没有一座城可以让爱停留

原来,不是不能相见,只是他并不想再见我。原来,把偷情幻想成爱情的只是我 我与木白,从相遇到别离,只不过一夜的纠缠,但爱情,却像一场在黑夜怒放的烟花,让人目眩神迷。 1 三个月前,乌镇细雨迷蒙。我独自撑一把油纸伞,穿过湿淋淋的小巷,想象着自己就

我多想抱着你哭

我多想抱着你哭

孩在家感觉无聊,有没有一个可以跟自己谈心的人,便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上网聊天。 男孩:你好! 女孩:你好,你是? 男孩:我叫**,你呢? 女孩:我叫*** 男孩:可以交个朋友吗? 女孩:当然可以了 …… 当女孩关掉电脑后,心里感到美滋滋的,脸上的笑容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