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潘国武║你有没有看见我妈

【微小说】潘国武║你有没有看见我妈

潘国武,系广西小小说学会会员,大化县作家协会会员,文学作品散见报刊杂志。 金属质感分割线 微 小 说 你有没有看见我妈 我回县城开会之前,特意给妈打了个电话。我叫她把在外面捡来的垃圾废旧物品统统处理掉,然后把屋里打扫干净。我知道了。妈在电话里犹

右手

右手

右手 我又看见白松了。只是少了一只右手。 三年以前,我刚毕业,来到公司报道。接见我的就是白松。 他长得高高瘦瘦的。面皮很白。他腼腆地握住我的手。他的手很细嫩,像女人的手。 后来熟悉了,知道有这样一双美手的白松,竟然是个修理工。如果机器有了毛病

杨志强丨小说|| 麦事渐远

杨志强丨小说|| 麦事渐远

老旦的焦虑是从看见那几块麦田开始的。搬迁到县城有小两个月了,他也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眼下的生活状态,在森林公园里散散步,跳跳舞,和几个同龄人聊聊天,悠闲而飘逸,使他像是住进了桃花园,不,该是大观园。原来在乡下,一天到晚不停地劳作,这样那样的

老鼠是如何打败猫的?

老鼠是如何打败猫的?

作者:火淼 以前的猫威风凛凛 ,一看见老鼠就去咬断老鼠的脖子,然后慢慢的把老鼠吃掉,不管是老老鼠还是幼老鼠,猫都是不会放过的,从没有谁认为猫很残忍,相反,所有的谁谁都认为猫很正义很威武。因为,猫吃老鼠合情合理合法,孔孟还在诗里为猫大唱赞歌呢!

冬天,爱情夭折的季节

冬天,爱情夭折的季节

他第一眼看见茉莉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沉了像是被冰山撞了的船,顷刻间便万劫不复。说起来,他是家境优越的高干子弟,而茉莉只是个乡下女孩子。举手投足,羞涩的、僵硬的,是未曾见过大世面的畏畏缩缩。受了委屈,只会咬紧了唇,睫毛上立即蒙上一层水雾。 然而,男人偏

谁来做我房子的男主人

谁来做我房子的男主人

这是套能从客厅大落地窗看见浦江对岸东方明珠的公寓,这样的地段,这样的两房两厅,房价肯定是贵得吓死人。央央坐在宽大的沙发上给我们讲她的故事,眼睛不时地瞟向正在一边玩耍的儿子。作为一个外地来上海奋斗的女孩,30岁的她能拥有这样的一套房子,还有一

回头看见幸福在等我

回头看见幸福在等我

计划永远也赶不上变化快,因为家庭原因,她很伤心,家庭突变让紫灵觉得犹如晴天霹雳,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迫于无奈去找男朋友柏林,谁知昔日对自己如对掌上明珠的男朋友以自己很忙为借口而避而不见,她终于认清了自己爱着的男人究竟是何种人了

爱笑的小花

爱笑的小花

幼儿故事爱笑的小花 公园里有朵花,真好看,看见小天天,总是笑眯眯的。 天天问花儿:你叫什么名字? 花儿只是笑,不说话。 天天伸出小手,要采这朵花。 外公摆摆手说:天天别采!你不采她,花儿总是对你笑,你一采下来,花儿就哭了。天天不想看到小花对他哭,

蚂蚁和狮子

蚂蚁和狮子

一头狮子躺在大树下休息,看见一只蚂蚁正在急匆匆地赶路。狮子奇怪地问:小家伙,你这是往哪里去呀?蚂蚁说:我要到山那边的大草原去,那里可美了!狮子一听就来了兴趣,对蚂蚁说:你给我带路,我来背你,我们一起去吧。狮子看蚂蚁面有难色,说:我跑得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