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纸鹤

千纸鹤

眼看就要冬天了,凛冽的北风肆意的狂卷着树上那仅留的一点枯黄,霓虹初上路上的行人仿佛被雨打了一样行色匆匆,天空中有一层淡淡的云模糊了月亮的斑驳使整个世界也为之暗淡了不少。 在街头的一角有一对男女,枫,你刚才在说什么?你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女孩

懒散的日子

懒散的日子

光秃秃的黄土高原,不断有风卷着土屑在舞。沟壑切下去,便有了一道道陡立的土壁。陕北人在这土壁上凿了十几眼窑洞,于是便有了麻庄。麻庄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好几代了,就那么十几户人,仍然没有电流,没有拖拉机,没有书本,但有黑的灰的骨架不大的毛驴。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