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着蝴蝶结的你

扎着蝴蝶结的你

他一直叫我小安。是安然、安静,还是安全或者其他,谁知道呢。到底这么多年过去了,更没有可去深究的理由。我还是小辈,安心小安。 有一天突然回想起曾经和Julian一起的三年,流了很多泪,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是怎么了,总之最后劳燕分飞,渐渐失去联络,直到

朵朵学英文

朵朵学英文

朵朵喜欢学英文,开始改口叫我妈咪,每天妈咪长妈咪短,害我一直以为自己在演港剧 朵朵:妈咪,海豚的英文怎么说 妈妈:呃 不知道耶 朵朵:妈咪 猫头鹰的英文怎么说? 妈妈:啊 那个猫我知道是T,猫头鹰 朵朵: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真是个笨妈妈 妈妈不服

哭笑不得的便条

哭笑不得的便条

给普通话不标准的总经理: 要叫我提早退休,就实说么!不要老是在公司会议室,叫我是猪生的(资深的)。 ——个确定是我娘生的老芋留 给恶心的弟弟: 问你为什么要用5只手指头轮流挖鼻孔时请别回答我说:“每只手指头挖起来各有不同的感觉。” ——小鼻孔姊

阿牛哥的约会记

阿牛哥的约会记

大家好,我叫阿牛,你们也可以叫我牛牛哥。其时我外貌长得还可以,只是大家不善于发现。不知怎地,最近一阵子老想谈恋爱。每当走在大街上,只要看见长得比我还更难看的男生都有女朋友跟着,出于习惯,我都会怒视着他们。以致于很多情侣从我旁边走过时都低着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