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 花 树 上 的 红 絲 巾(小说)

桂 花 树 上 的 红 絲 巾(小说)

桂 花 树 上 的 红 絲 巾(小说) 文/沈岩(江苏) (一) 海岛的夏季,闷热的天气并不多。即使盛夏,中午有点热,早晚却很凉快的。然后,台风一刮,秋,就匆匆赶到了。 这一年有点异常。从八月上旬就连续高温,个把月没一个雨点。水库水塘都见了底。那连队坡上

夜 宿 兰 村

夜  宿  兰  村

夜 宿 兰 村 文/李世君(江苏) 从徐州乘车去烟台出差,在兰蓝村转车,出了车站,已是晚上六点多钟。看一下列车时刻表,最早一班开往烟台的火车要在明晨四点,也就是说,我们将在这个小站呆上十个小时。 深秋的夜,很冷,车站前的广场上行人稀疏,我和同事就

老 炳

老   炳

老 炳 文/李世君(江苏) 老炳是个很普通的人。做了一份很普通的工作,找了一个很普通的老婆,生了三个很普通的孩子。总之,老炳是个很不起眼的人。 老炳刚分到这个厂的时候,文革刚开始。这个厂生产矿用机械,他学的专业是飞机制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风

对 门 (小说)||江苏 朱香文

对 门 (小说)||江苏 朱香文

● 朱香文 老田的儿子田小亮刚刚结婚二个月,媳妇肚子就有了动静。每当看到儿媳妇趴在洗漱池边上喔喔地干呕,老田和老伴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眼睛发亮,浑身上下都是劲。 当晚,老田和老伴,兴奋地把已经有很长时间未做的功课,在床上翻云覆雨地温习了一遍。

菜心与菜帮(小小说 )江苏 草 冠

菜心与菜帮(小小说 )江苏 草 冠

● 草 冠 中午下班铃响后,青年女工小王袅袅婷婷地来到食堂,要了三两米饭、一份白菜,坐到餐桌边,斯斯文文地吃着,挑出菜心一点一点地送进嘴里,结果菜帮全剩在碟子里。 青年男工小陈大步流星地奔到食堂,要了八两米饭、一份白菜,匆匆地来到餐桌边坐下,

李悝之死 (小小说)||江苏 草 冠

李悝之死 (小小说)||江苏 草 冠

● 草 冠 公元前395年秋天,魏国国都大梁显得特别美丽,安静。长天一尘不染,湛蓝湛蓝,有白云浮在晴空。树叶开始泛黄,金色的银杏点缀着繁华的街道。官车被马牵着,在街上徐徐驶去,遇到卖粮的牛车,都会停下来让行。坐在牛车上进城卖粮的农民,黝黑的脸上

此夜难宁 (小小说)||江苏 秦 杉

此夜难宁 (小小说)||江苏 秦 杉

● 秦 杉 老冯这天在花果山游玩,刚刚准备下山,就接到康复中心护工的电话,说老爷子这两天咳得厉害,问老冯什么时候回去。其实,护工主要是要说老爷子住院又满了一个月,必须办出入院手续了,护工特别提到今天院方提醒了不下于三次。 护工所说老爷子是老冯

蔷薇花又开 (小小说 ) ||江苏 朱海燕

蔷薇花又开 (小小说 ) ||江苏 朱海燕

● 朱海燕 一 五一节又到了,天公作美,一连几天都是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云清骑着电动车,带女儿出去吃饭。出门就闻到了一股清香,忍不住贪婪地深深呼吸了几口。原来是小区围墙边的蔷薇花开了。新小区,前年栽的蔷薇,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只是星星点点开了一

钓鱼那日(小小说)||江苏 秦 杉

钓鱼那日(小小说)||江苏 秦 杉

● 秦 杉 吃饭罗,吃饭罗 天色已经擦黑,老伴在餐厅里叫了好几遍,老冯依然在阳台上整理他的渔具。 明天一早,几个老同学就要来接他去钓鱼。他虽已有许多年没摸过鱼竿,但那两下子也没忘,他想好好准备一下,没准明天还能露一手。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当年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