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梁太武║我就是想爸爸妈妈

【微小说】梁太武║我就是想爸爸妈妈

梁太武,笔名草根。现为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 我就是想爸爸妈妈 老天爷好像眷顾一帆爷俩,一直憋着没下雨。 暑假期间,龚一帆从新阳市看爸爸、妈妈,呆了三天,为了不影响他们工作,和爷爷龚狄坐火车回家。快到家了,天阴沉沉的。 回到兴福村,人到屋里,天

玩笑

玩笑

玩笑 作者:贾贵昌 主编:非 鱼 我这人,生就是块没出息的料,没什么本事,从来也没干过一件震撼别人、改变自己的大事。所做之事,都属鸡鸣狗盗之类的小事。一经做完,也就永久性地过去了,没有记忆的必要,没有回味的价值。唯有一出我自编、自导、自演的玩

老方

老方

小说 老方 文/绒刺 老方竟然会歪嘴? 可还就是歪了。他正努力地伸缩着肌肉以达到嘴角能平衡,却让双唇抖动得更是滑稽;而说话呢,又会突然间卡壳,明显有点力不从心。他冲着我尬然一笑摇摇头,黏糊一句他,他妈的。 他确实病了,嘴歪了。我认为,他不能再让

钓出“惊喜”(小小说)

钓出“惊喜”(小小说)

● 段 维 明天就是六一儿童节了,爸爸说这次他要陪我过一个不寻常的节日(爸爸是空军教官)。怎么个不寻常法呢?我的胃口被爸爸神秘的眼神吊得高高的,我越想知道,爸爸越是不说,只是让我早点睡觉 盼盼,我们该行动了!爸爸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一看表,才凌

高处的风景

高处的风景

老栓不老,今年二十五。 老栓每天的工作就是爬上爬下,给高楼外墙刷涂料。最刺激的就是腰里拴着一根粗绳子,悬在半空,晃晃悠悠的荡来荡去。 老栓小时候恐高。十六岁第一次到县城上学,上到教学楼第五层往下看,一阵眩晕恶心,害的他腻歪了好长时间。自此以

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

你的唇边,是呼之欲出的春天

人的命运就是忘掉一个和爱上另一个。没办法,总会遇到对的那一个,然后握紧手走到老。 1、 许晴朗一眼看中的人是费宁,费宁的脸白啊,费宁的眼神够忧郁啊,费宁的手指够纤长啊!用小资女青年周迅的话说:费宁满足了许晴朗对男朋友的一切想象。 她三番五次在费

相遇就是一种缘分

相遇就是一种缘分

世界上每个人的相遇,都是有它的道理的,相遇就是一种缘分,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一切有缘才会如此。 北京,地铁上。 有人在一遍又一遍的唱着汪峰的《北京北京》,想起,10年自己刚到北京,每每在下班之后,一小瓶二锅头,站在天桥上,看着灯火辉煌但不属

矫情情史

矫情情史

大公司的小出纳 你知道的,出纳嘛,不就是干那些重复琐碎的事情,哎哟简直说起来都要打哈欠开支票、进账、提现金、数钱、发钱。每次当我拿着一大堆凭单稀里哗啦粘在一起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粘纸盒的女工。 想想看吧,一个20岁出头、漂亮、喜欢听艾薇儿、喜

再说一遍。这就是爱和呵护

再说一遍。这就是爱和呵护

幼儿园门口。早上送孩子进园的家长很多,大人小孩,熙熙攘攘,你来我往,煞是热闹。 一位年轻的母亲把儿子从摩托车上抱下来,帮他整理了一下稍有些皱的衣服,然后对他说:吃饭前一定要洗手呵。她知道儿子贪玩,手上会乱抓东西,很容易脏。儿子听了,点点头,

就是这个温度

就是这个温度

5岁时,她在贫民区的巷子里被几个孩子拦住,抢走了快餐盒和水晶发卡。惊恐中大哭时,一个男孩跑过来,赶走了那些人,然后牵着她的手,陪她回家。她忘了问他的名字,只记得他手心的温暖。 6岁时,她转到新的学校上学。她的小礼服裙与其他同学朴素的衣着相比,